太子的喝声在玄武门内空荡荡的空间里激越回荡,声势滚滚,城上城下所有“北衙禁军”面面相觑。

“北衙禁军”起源于高祖皇帝的“元从禁卫”,衍变至今日成为宿卫玄武门的武装力量,直接效忠于皇帝,按说应该对圣旨唯命是从。但所有人都已经从张士贵处得知,眼下大家执行的已经不是圣旨,而是遗诏……

此刻站在城下细雨之中的太子,本应登基即位,成为新皇,亦是所有“北衙禁军”宣誓效忠的对象,可如今却不得不遵从皇帝遗诏封锁玄武门,将太子逼死在这里……

到底要不要死守玄武门,将太子的生路断绝,眼睁睁的看着叛军涌入内重门,在他们面前弑杀储君?

张士贵站在城楼之上,手抚着箭垛望着城下策马而立的太子,心中亦是激荡纠结、难以委决。

目光从太子身上移开,投注到风雨之中鏖战不休的太极宫,关陇军队在那里发了疯一般凶猛进攻,将东宫六率一步一步逼退,即便是李靖这样的一代“军神”,也难以在此等局面之下坚守宫阙,更遑论反败为胜。

毋须他多做什么,只需在此继续封锁玄武门半日,想必叛军便能彻底击溃东宫六率,将太子分尸于这玄武门之下……

背负“弑杀储君”之罪名,坐视叛军抵挡皇宫窃据中枢,然后天下烽烟四起、战火连天,将陛下十余年夙兴夜寐、励精图治的煌煌盛世毁于一旦,甚至帝国根基动摇、覆亡在即?

可到底应该对陛下尽忠,陷太子于绝地,致使帝国风雨飘摇、百姓水深火热,还是应当对帝国尽忠,将遗诏弃之不顾,力保太子撤出玄武门,保存帝国正朔,不让叛逆得逞?

张士贵纠结许久、权衡无数,最终只能长叹一声,一撩战袍,自城楼之上大步走下。

城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张士贵高大的身躯之上,随着他走下城墙、抵近太子,沉重的脚步好像每一步都踩在大家的心尖上,让人有一种等待宣判的紧张与无助。

张士贵的决断,将会决定太子的生死,东宫的存亡,以及他们所有皇帝妃嫔、东宫属官的命运……

尽管心中纠结,难以委决,但张士贵的步伐沉稳有力,没有一丝一毫的滞涩,快步来到李承乾马前,单膝跪地,施行军礼:“老臣张士贵,觐见太子殿下!”

左右禁卫手摁刀柄,虎视眈眈的盯着单膝跪地的张士贵,只要太子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扑上前去将这个封锁玄武门、与叛军沆瀣一气的“逆贼”乱刀分尸,而后死冲玄武门,定要以血肉之躯为太子杀出一条生路。

且不说他素来尊重张士贵的忠诚,从不认为张士贵坚定执行父皇的遗诏有什么错,单只是对于“北衙禁军”之了解,他便不会使出这等昏招。杀了张士贵有什么用?此刻“北衙禁军”或许还有几分迷茫、几分不知所措,不知到底何去何从,可一旦杀了张士贵,非但不会使其军心溃散,反而会坚定其死守玄武门之决心。

李承乾甩蹬离鞍,自马背上翻身而下,只不过他腿脚不便,落地之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挥手直至身边禁卫上前搀扶,丢开缰绳,上前两步,双手扶着张士贵的肩膀将其扶起,口中温言道:“虢国公快快请起!”

李承乾语气诚挚,略微一叹,道:“虢国公乃父皇忠臣,孤唯有敬佩,不曾有一丝怨言。只不过眼下叛军肆虐,一旦被其杀入内重门,父皇之妃嫔、孤之家眷恐怕尽遭乱军凌虐!国体受辱,皇家颜面无存,虢国公当真忍心?”

张士贵张了张嘴,但未等他说话,李承乾已经续道:“孤不知父皇如今之生死,从未有人将事情告知,更不知传闻之遗诏是否存在,也不知虢国公是否见过……孤只想恳请虢国公,可否开放玄武门,放任父皇妃嫔、东宫家眷、属官出宫避祸?孤不会走,愿与东宫将士死守太极宫,血战到底,谁若能取得孤项上人头,谁便自立下一任的储君,乃至于登基继位!”

他语气铿锵,展现出平素极为缺乏的果敢之气,整个人白皙微胖,却让人感觉到那股子有若刀枪剑戟一半的锋芒!

身后东宫属官纷纷大惊失色,“呼啦”一下涌上前,萧瑀失声道:“殿下何必如此?您乃帝国储君,万不可陷于军阵、以身犯险!”

马周等人也道:“殿下欲将吾等至于不忠不义之地乎?若殿下不走,吾等皆不走,愿与殿下死战!”

百余人齐声大呼,跪伏于地,声势浩荡充满决绝凛然之气,令人心潮激荡、血脉贲张!

张士贵终于长叹一声,再次单膝跪地,大声道:“殿下万金之躯,自当秉承国祚、继往开来,万不可有轻率之心!老臣恭送殿下出宫,愿以此躯为殿下断后,死不旋踵!”

张士贵被太子拉了起来,苦笑一声,抱拳道:“吾对帝国忠诚,却对陛下不忠……不谈也罢。还请太子即刻出宫赶赴右屯卫大营,想必越国公已然恭候多时,此间自有老臣负责殿后,殿下勿忧。”

对于一个忠臣来说,选择对帝国忠诚,dota2鸭脖电竞却将对帝王的忠诚抛在一边,心中如鲠在喉、彷徨不安。

李承乾还想再说,他刚才那番话绝非做作,乃是肺腑之言,只不过左右大臣也明白他的心志,纷纷跪伏于地,大声哀求:“还请殿下看在江山国祚、帝国传承的份儿上,赶紧出宫,勿使叛军得逞!”

一匹快马自太极宫内疾驰而来,马蹄踩踏在石板地上犹如骤雨打芭蕉,嘚嘚声连成一片,惹得众人纷纷回头望去。

马上一个校尉疾驰而至,尚未至近前,已经在马背上放声大叫:“右屯卫已然击溃金光门外叛军,攻陷金光门,现在已经杀到西市!”

张士贵甚至下意识的再度回头,看了看洞开的城门远处依稀可见旌旗招展的右屯卫大营,他镇守玄武门,与右屯卫大营一墙之隔,并未发现右屯卫有半点动静,怎地忽然就杀入长安城了?

愣忡之间,那快马已经到了太子身前,被禁卫挡住这才勒住马缰,未等马匹站稳,那兵卒已经飞身下马,隔着禁卫单膝跪地,大声道:“启禀殿下,右屯卫将军高侃率军攻陷金光门,已经杀入城中,眼下正与叛军激战于西市!卫公已经组织东宫六率稳住阵脚,策动反击,与右屯卫前后夹击,誓要歼灭宫内叛军,反败为胜!”

《天唐锦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