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关中多雨,前两日连续倾盘大雨之后,又改为阴雨绵绵,这种潮湿阴冷的天气对于身体虚弱、根元耗损之人来说是极大的折磨,长孙无忌凭借毅力披挂上阵督战一天,便着实难以坚持,只得回到延寿坊内居中指挥。

此时承天门一线、整个东宫已然攻陷,东宫六率全部收缩太极宫内,步步为营,每一座殿宇、每一处院落皆浴血死战,但失去城防优势之后,关陇军队凭借兵力上的优势潮水一般不断冲击着整个太极宫,优势一步一步扩大,胜利已然在在望。

沏了一壶热茶,长孙无忌与宇文士及坐在窗前书案两侧,关切道:“你这身子可熬不得,该歇的时候就得歇着。如今这整个关陇,一个个的心思叵测,战局顺利还好,一旦不顺,危厄重重。咱们两个总得有一个能够顶得起,可不能一起倒下。”

以前,关陇勋贵内部他最为忌惮、防备的宇文士及,因为唯有宇文家有可能超越长孙家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关陇领袖。

但现在“沃野镇私兵”在城外连续遭受重创,仅剩下的一点兵力也调入城中冲锋在猛攻太极宫的第一线,这对于宇文家根基之损伤无可估量。如今的宇文家只能依附于长孙家之后,竭尽全力的促成此番兵变之成功,否则一旦长孙家倒下,宇文家亦再无复起之日。

宇文士及喝了口茶水,摇头道:“辅机放心,吾的身体吾自然有数,这些年养尊处优根元耗损得利害,平素犹不自知,到了此等耗费精力的时候,才发觉已经快要被掏空……歇了一日,已经大有好转,若想恢复至以往的体力,非修身养性个三五年不可。”

人皆有私心,此刻看似与宇文家同气连枝,可若是到了必须要的牺牲的时候,自己不再,长孙无忌很可能将宇文家最后一点家底一股脑的丢出去……

长孙无忌颔首,道:“你有数便好,吾不多啰嗦。眼下战局顺利,攻陷太极宫只不过是早晚而已,东宫六率已经不可能反败为胜。唯一可虑者,便是张士贵的倾向究竟如何,他若死心塌地执行陛下之遗诏,死死封锁玄武门,则太子插翅难飞,咱们大功告成;若他倒向太子一边,开放玄武门放任太子出城,则太子可在右屯卫护卫之下逃出生天,往后的麻烦还多得是。”

一旦太子撤出玄武门,在右屯卫护卫之下向河西撤退,关陇军队是绝无可能趁胜追击以竟全功的,右屯卫的战力强悍,只要想想都让他胆寒。

“倒也未必,若太子撤往河西以储君之名号令天下,准备反攻长安,正好可以牵制关中,李勣也投鼠忌器,不得不倚重咱们,咱们的损失或许能够降到最少,且有一些额外的收获。”

宇文士及的观点正好相反,现在最为重要的不是覆亡东宫,而是借助覆亡东宫助关陇门阀占据一个主导地位,一遍接下来与李勣的谈判之中占得先机。有太子在河西予以牵制,李勣岂肯覆灭关陇,他自己扶立新君之后顶上去与太子打生打死?

关陇门阀正好可以作为他手里的那把“刀”,非但不会对关陇赶尽杀绝,反而会想法设法的网开一面,以助关陇恢复元气,去跟太子以及右屯卫死磕……

长孙无忌想了想,颔首认可,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苦笑道:“吾素来自傲,以为天下大势尽在掌握之中,反而此番举兵起事,过程破折重重,才意识到不仅己身不足,更难窥天意,一手将关陇门阀推到生死存亡之边缘,动辄全盘皆输、尽皆倾覆。房俊在金光门外那一把火,差点烧掉了吾一条命……不过好在终于云开月明,重新主导了局势,只需稳扎稳打,胜利唾手可得,该是时候谋划一番如何与李勣谈判的事宜了。”

金光门外囤积的粮秣被房俊神兵天将一般一把火烧个精光,直接导致关陇门阀不得不彻底放弃那些进入关中的各地门阀私军,就连自己的军队也陷入粮荒,上下一片哀嚎,士气将至最底。

那个时候,即便最乐观的关陇勋贵也无法想想缺乏粮秣的军队如何夺取最终的胜利……

然而兜兜转转之间,局势忽然就柳暗花明,尤其是长孙无忌调“沃野镇私兵”入城的这一神来之笔,直接攻陷了固若金汤的太极宫防线,使得战局彻底逆转,胜利似乎已经唾手可得。

迈过了这一道坎,关陇上下信心倍增,开始琢磨如何与李勣展开谈判,尽可能的在其麾下数十万大军压迫之中保存自身之实力……

然而正在两位关陇大佬畅想之后的一步步进程,不仅仅是在绝境之中反败为胜,更要在与李勣的谈判之中尽可能多的保存实力,甚至攫取利益,房门便被“砰”的一声推开,宇文节两步冲入厅内,惨白的一张脸上满是惊惶失措与难以置信。

两位大佬同时扭头看去,宇文士及蹙眉不悦,正欲喝叱几句“每遇大事要有静气”之类的言语,长孙无忌不好多说,拿起茶杯喝茶。

便听得宇文节已经抢先一步,说道:“刚刚送来的消息,房俊尽起右屯卫之主力,具装铁骑在前突袭,重装步卒随后掩杀,开远门外大营已经失陷,右屯卫直扑金光门外,侯莫陈麟正在组织军队结阵,双方已经接战!”

长孙无忌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喷了出来,呛得他连连咳嗽,满脸通红,好不容易缓过气,面色极其难看。

掉“沃野镇私兵”入城这一步,长孙无忌看来非常自得,效果也的确很好,但此刻房俊居然抓住“沃野镇私兵”入城之后金光门大营的战力空虚,悍然起兵来袭,这就很麻烦。

两位大佬终究是历经过无数风波跌宕,即便面对这般剧变,也仅只是一瞬间的慌乱,旋即便镇定下来。

眼下太极宫的战事如火如荼,关陇军队全凭着兵力优势才将东宫六率死死压制,若是这个时候贸然调兵赶赴金光门增援,会使得太极宫内的战事发生转折,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况且侯莫陈麟虽然资历尚浅,但也算是关陇门阀的后起之秀,素来沉稳干练,统御金光门外数万关陇军队即便不能击溃来犯之强敌,总也能死死守住营地吧?

退一步讲,即便城外军队被具装铁骑冲垮击溃,还有一道金光门呢,窦德威同样算是关陇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怎么也能守得住金光门一天两天吧?

毕竟攻城可不比野战,没有巨大的伤亡、长时间的消耗,很难一鼓作气予以攻克……

他转身出去,厅内两人一时间都不说话,宇文士及是在斟酌着怎么开口,毕竟调“沃野镇私兵”入城乃是长孙无忌的主意,原本就是孤注一掷,dota2鸭脖电竞希望这个防守漏洞不被房俊查知,孰料天不遂人愿,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自己若是言语不当,怕是会引起长孙无忌尴尬不满……

长孙无忌则是不知说什么,调“沃野镇私兵”入城的确完成了他的战略意图,承天门防线被一鼓而下,胜利在望。分明长安城四面围困,消息绝对传不到房俊那边去,城外防御留下的漏洞未必会被抓住,但偏偏这一切就发生了。

本是奠定胜局的神来一笔,转眼之间,便有可能是掘开关陇坟墓的昏招……这让长孙无忌情何以堪?

沉默良久,就在宇文士及张口欲言之时,门外脚步声再响,宇文节几乎是冲进厅内,一张脸满是惊惶:“城外军队已经被击溃,四散奔逃全数溃败,右屯卫正在猛攻金光门!”

《天唐锦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