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得到了总部的准许之后众人的意见此刻都彻底的统一了,选择通过封锁区域的方式结束这场灵异事件。

第二天的时候,众人也只是在一些河流之中发现了一些诡异的尸体,不过经过确定之后才发现并不是厉鬼,只是鬼湖之中一些冲散出来的尸体,因为某些原因脱离了鬼湖被遗弃到了其他的水域之中,简单的处理一下就没事了。

众人进行今天的最后一次查探,但是在晚上八点的时候,柳三那边却发出了一条信息,表明了有灵异现象出来,需要众人过来一趟。

这片浓雾飘来之后又迅速的散开成了两半,冯全的身形从里面出现了:“柳三,你发现什么了,竟然需要我们其他人都过来一趟。”

“遇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灵异现象,不知道和鬼湖有没有关系,但是我感觉很不寻常。”柳三说着他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县城。

柳三道:“之前地图上并没有这个县城,所以我想问问杨间,是不是他之前动用鬼域更改地貌的时候把一个县城给挪到了这里,如果是的话那还好,如果不是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杨间此刻肤色苍白,面无血色,他一脸冷漠的走了过来:“这县城不是我弄过来的,而且这也不是中州市附近的县城,这是一个从未出现过的县城,现实的世界之中找不到对照物,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和灵异有关系。”

“你觉得是灵异现象,亦或者说这是一只厉鬼的鬼域?我记得之前鬼湖之中有厉鬼从湖水之中走了出来,随后就渐渐的消失了,会不会这是徘徊在附近的一只厉鬼?”柳三问道。

曹洋道:“我个人觉得这所谓的县城很有可能是一片鬼域,但是否是鬼湖之中的厉鬼逗留形成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我们这些人不怕死的话倒是可以过去看看。”

李军道:“去看看也好,如果是灵异事件的话就顺手解决好了,我们对付鬼湖或许有些勉强,有可能死在鬼湖事件当中,但是但是应对寻常的灵异事件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杨间皱起了眉头,鬼眼无视夜晚的黑暗,看向那座县城,不过越看下去,他就觉得这县城越熟悉,似乎在哪见过。

那是当初去送邮局的信件时乘坐灵异公交车经过了一个站点,其中有个站点就出现过这种类似的县城,不过应该不是同一个,因为当初经过的站点肯定和鬼湖的关系不是很大、

“过去看看吧,这是鬼湖事件引起的一些连锁反应,而很有可能和鬼湖有着某种密切的关系,过去查探查探了解情况比较好。”杨间说道。

“的确是和鬼湖有关系。”一靠近,众人就看见那县城的地面上湿漉漉的,像是被雨水冲刷过一样。

但刚刚经历了鬼湖事件之后他们看得出来,那些湿漉漉的积水都是湖水,存在着灵异力量。

“地面上的水渍在慢慢的消失,像是逐渐的被晒干了一样,湿漉漉的气息在消散。”此刻,曹洋留意到了一个细节。

“这说明县城之中的灵异在对抗鬼湖,而且县城之中的灵异似乎还要更强一点,所以湖水在消失,产生了一种被晒干了的错觉。”杨间脚步停了下来,站在了县城外。

似乎只需要埋一脚他就能踏入那诡异的县城地界了,不过就是这一步他没有迈出。

如果鬼湖的灵异被这诡异的县城给驱散了的话,那么窃取了鬼湖灵异的杨间会不会也被受到了某种影响?

所以他没有选择冒进,而是停下脚步之后的杨间蹲了下来,伸出了一只手接触了眼前那县城的水泥地面。

粗糙,冰冷,坚硬,水泥地面的触感无比的真实,那种皮肤上反馈出来的感觉无不证明着这一点。

但鬼域是具备很强的欺骗性,杨间并不会因为触感就觉得这县城是真的,因为这种程度他也能做到。

他看见自己那只接触县城地面手掌肤色开始发生了变化,本身是惨白的毫无血色,但是现在却恢复了一些血色,这种变化虽然不大,但却是非常的明显。

窃取了鬼湖四成灵异之后遭受到了侵蚀比想象中的更严重,不是这一个诡异的县城就能压制的,这只是略微减少了一些表面上的影响而已。

李军此刻却已经一脚踩在了县城的地面上,他空洞的眼眶之中鬼火跳动,散发出阴森的火光。

整座县城的积水在消失之后竟开始变的模糊起来,虽然触感依旧真实,但这样下去的话不出片刻这座县城也会跟着消失不见。

“很简单,因为灵异是相互影响的,湖水成为了某种媒介,让这县城呈现了出来。”杨间站起来道。

“一起去看看,我很好奇,这片如县城一般的鬼域之前一直沉寂在鬼湖之中,如今呈现了出来到底会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这县城不大,也就四条街道,似乎呈现一个井字形分布,而且建筑风格是那种七八十年代的风格,但却寂静的可怕,一点杂音都没有,而且也没有一个人,宛如一座鬼城似的,到处都充斥着一种让人无法适应的诡异感。

柳三此刻却皱起了眉头:“我感觉随着这县城之中的积水在消失,有什么东西正在呈现出来,不,准确的说是在灵异干扰消失之后一些本该出现的东西要出现了。”

一些奇怪的声音忽的回荡在了这寂静的县城之中,这声音一开始很小,很小,但随后却在逐渐的变大,这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在道路的尽头,一个拐弯之后,他当即眸子一缩,脸上露出了一抹惊容,仿佛见到了什么非常悚然的事情一样。

那是一座戏台,由木头搭建而成的地面上铺着一块黑色的布,但是戏台顶上挂着的却是白色的长布条,这种黑白色的搭配给人一种办丧事的感觉,真不知道这戏台是给活人搭建的还是给死人搭建的。

但在这戏台之下却摆放着一条条长木凳,这些长木凳上面刷满红色的红漆,宛如鲜血一般鲜艳。

杨间死死的盯那戏台上垂下的布条,一条条长方形的白色布条像极了他以前在总部时候得到的裹尸布。、

只是总部的那裹尸布很脏,以前包裹过尸体,留下了尸体的痕迹,这里的布条却是非常干净,一点都不脏。

在大东市的时候,他就遇到过一条红色的木凳拦路,那红色的木凳上坐着一只厉鬼。

现在看来,或许那红色木凳上的厉鬼也许就是来自这里,就算是不来自这里只怕也和这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也许,红色的木凳上不是空的,而是坐满了人,只是缺少媒介,暂时都看不到罢了。”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李军眼眶之中鬼火跳动,哪怕是鬼火的火光也没办法映照出任何的灵异。

“就是什么都没有看见才危险,这座戏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不建议你们卷进去,当然你们真要送死的话我也不会阻拦。”杨间认真的提醒道。

“这里就这么一座戏台不对劲,其他的危险倒是没有看见,既然你觉得这戏台凶险程度难以想象,那么就别靠近了,反正马上这县城就要消失了。”柳三说道。

“声音是从戏台上传来的,这声音不算大,而且听上去有些嘈杂,之前听不清,但是现在我大概可以猜得出来,这应该是有人在唱戏。”曹洋皱起了眉头:“空无一人的戏台上传来了唱戏声,这可不是一个好想象。”

杨间不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戏台,然后转身离去:“这节骨眼上,我不想多事,这事情记录建立档案就行了,不需要去触犯某种忌讳。”

《神秘复苏 》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修真小说,笔趣趣转载收集神秘复苏全文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