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绵绵,夜色之下淅淅沥沥,这等天气非但未让兵卒感觉遭罪,反而于行军之中感受清凉,身体愈发兴奋起来。

前方轻骑兵被右屯卫阻挡被迫返回,消息在军中传开,左武卫上上下下顿时群情激奋!

“娘咧!这右屯卫吃错药了吧?先前还跟关陇军队打生打死呢,一转眼忽然护起来了?”

“真以为打了几场胜仗,便是大唐第一强军了?敢拦住咱们左武卫的道路,简直找死!”

面对底下群情激奋的兵卒将领,程咬金坐在马背上倒是淡定得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问道:“右侯卫现在何处?”

程咬金略作沉吟,下令道:“全军前出,直抵右屯卫面前列阵,距离一箭之地,摆出强攻的阵势,但无本帅之军令,任何人不得上前半步,更不准与右屯卫结阵!”

将领们愣了一下,有人不忿道:“右屯卫欺人太甚!咱们此来是抓捕屠杀崔家村庄的凶徒,他们凭什么阻拦?若是被他们挡住,大帅您可没法交待啊!”

“咱不必怕他右屯卫,末将请命,率本部突袭其阵地,若不能一举突破,提头来见!”

程咬金怒目圆瞪,喝叱道:“老子是大帅还是你们是大帅?都给老子依令行事,谁若是违背军令,军法从事!”

一众骄兵悍将不敢再言,虽然心中不忿右屯卫之跋扈,也只能老老实实率领军队向前抵达右屯卫阵前一箭之地,然后列开阵势,虎视眈眈的与右屯卫对峙,随时可以发动突袭。

程咬金遥望右屯卫军阵,心中却对高侃甚为满意:这小子心眼不少,摸不准左武卫虚实真假的情况下先阻拦这么一下,若是左武卫这边对关陇没有必杀之心,无论如何闹腾都不会当真发起进攻;反之,若即刻展开攻击,高侃则会放开道路,任凭左武卫上山。

另外一边,尉迟恭心急火燎,他率领右侯卫自骊山南来,因为沿着灞水东岸行进,欲抵达大云寺便需要横渡灞水,而程咬金在灞水西侧,只需一直向南便可直抵灞水、浐水源头处的大云寺,所以双方所需行军的路程、时间皆不相同,若不能赶在程咬金前边,则退守大云寺的关陇残余危矣。

可另一方面,他又不愿意与左武卫直接开战,那样一来局势便再无转圜之余地……

麾下兵卒就近搜集渔船、木板,在灞水上游河道并不宽阔、但水流湍急的地方架设浮桥,而后军队踏上这道窄窄的浮桥横渡灞水,继续向大云寺方向挺进。

尉迟恭策骑留守灞水东岸,看着麾下部队缓缓渡河,远处一名斥候疾驰而来,到得近前禀报道:“启禀大帅,左武卫已经抵达大云寺山脚之下,但是被右屯卫拦住去路。”

斥候回道:“正是,右屯卫已然结阵以待,且扬言无论是谁都休想越过他们上山,态度极其坚决。”

若是右屯卫能够拦阻左武卫,无论什么原因都是他愿意见到的,那样一来即保住了关陇勋贵们,又不至于同左武卫直接开战,被彻彻底底的冠以“关陇叛逆”之罪名……

忽然,前方浮桥的另一端已经渡河的部队爆发一阵骚乱,正在渡河的部队也停下脚步。

亲兵策骑而出,没过多久便返回,回禀道:“右屯卫派了一支骑兵前来,挡住咱们去路,放言不可渡河以免产生不必要的冲突,请咱们留在灞水以东,否则将会阻挡咱们渡河。”

尉迟恭一摆手,将众将的喝骂声制止,抬头看了看浮桥,沉声道:“将渡河的部队全部撤回,咱们就屯驻在这里,待到局势变动,再做打算。”

麾下众将虽然不忿,却也不敢违逆军令,齐声应下,去传令将渡河的部队撤回,而后就地安下营寨。

尉迟恭下马,叫过来两个亲兵,吩咐道:“即刻向南潜伏渡河,赶往大云寺向赵国公禀报此间情况,便说右屯卫态度强硬,吾若率部硬冲,势必引发冲突,于右屯卫、左武卫之前,吾不敢言必胜,且恐激怒这两卫军队进而对大云寺不利,故而暂时扎营,下一步如何动作,请赵国公示下。”

若是单纯挡在大云寺面前阻挡左武卫,他还能有几分肯定不会爆发大规模的战斗,毕竟在他看来程咬金也未必死心塌地听从山东世家命令,可现在再加上一个右屯卫,那就不得不小心谨慎了。

三卫军队在灞水、浐水之间的狭长地域之内纠缠不休,稍有不慎都有可能引发误会进而混战一处。

一骑自远处疾驰而来,马蹄声踏碎四周寂静,惊得林木之中的宿鸟顾不得雨水,扑棱棱振翅飞起。

附近游弋的右屯卫斥候迅速汇拢而来,待发现这一骑乃是自己人,这才予以放行,任其直奔大营,将高侃的战报呈递至中军帐。

房俊刚刚从营帐里的硬板床上醒来,穿好衣裳,打着哈欠刷完牙,手抚着酸痛的腰肌揉搓。

东宫内眷皆在右屯卫大营之内,与高阳公主居住在一处,为了避嫌,房俊根本不敢回到住处睡觉,只能在这中军帐内将就着,床板太硬,且前方战报不断导致一夜没怎么睡觉,精神有些恹恹,浑身难受。

来自高侃的战报呈递进来,连带着自然还有宇文士及的那封信,房俊一目十行的看过,差点惊得眼珠子瞪出来……

这又是长孙家的嫡女又是宇文家的闺女……就不怕惹得高阳公主与武媚娘吃醋,让老子半年不能同房?

虽然明知高侃此举乃是为了给他寻找一个强援,有了关陇的鼎力扶持必然在朝中不惧山东、江南两地门阀的挑衅、排斥、打压,可是这种“临阵媾和”的事情依旧让他心慌慌……

想了想,起身穿戴整齐,拿着书信出了大帐,带着数十亲兵策骑赶赴玄武门,叫开城门之后直入太极宫,抵达武德殿觐见太子。

李承乾正跪坐在桌案之后享用早膳,见到房俊入内失礼,笑呵呵道:“二郎可用了早膳?”

房俊道:“尚未来得及,刚刚起床洗漱,便接到前方高侃战报,不敢擅专,故而前来请殿下定夺。”

李承乾颔首,摆摆手道:“那稍等片刻无妨,来来来,给越国公添一副碗筷,与孤一同用膳。”

食不言、寝不语,两人没怎么说话,用过早膳之后内侍奉上茶水,房俊这才将高侃与宇文士及的信笺取出,递给李承乾。

李承乾一一展开读过,再抬起头来看向房俊的时候,难免眼神诧异,神情古怪……

江南、山东两地门阀涌入朝堂,此乃不可避免之局面,除非他愿意朝堂中枢凝滞不动、无法尽快重建关中,全面且及时的将朝政过渡至父皇驾崩之后的新时代。

但如此一来,房俊作为他最为器重、信赖的重臣,且又是军方巨擘之一,势必会受到江南、山东两地门阀的排斥、打压。房俊本身并非揽权之辈,但若是无权在手,自然处处受制、倍受打压,自己如何对得住这位于危难之中拯救自己,不离不弃、忠心耿耿的大臣?

自己始终是要借助关陇勋贵以平衡山东、江南两地门阀的,若房俊能够得到关陇的支持,也不至于遭受江南、山东的压制,其惊才绝艳的才华亦能得以伸展,最起码那神乎其神的敛财之术,便可以使得国库愈发充盈。

先前已经有兰陵萧氏的嫡女嫁入房家为妾,此时流传天下、褒贬不一,若是作为关陇门阀核心的长孙家、宇文家再将家中嫡女嫁入房家为妾,不知天下间将会引发何等波澜?

而世家门阀最看重的便是门楣高低,最高级的门阀凭借无与伦比的阀阅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关陇门阀虽然一再受到山东、江南两地门阀之抵触,认为其胡人血统不配天下一等之阀阅,甚至不愿将家中女儿嫁入此等“腥膻之家”以免血统玷污,但不可辩驳的是入唐一来关陇门阀权柄煊赫、政治地位举世无双,事实上早已经是门阀中的第一等。

与此同时,房俊也将因为与江南、关陇之间的姻亲,使得身份愈发特殊,加上之前的赫赫战功,以及手底下右屯卫、水师这两支战无不胜的天下强军,成为朝堂之中坚若磐石的一方势力。

甚至对东宫的根基造成一定冲击,一方面使得太子权威愈发稳固,一方面也容易引起太子的猜忌之心……

所以这件事无论房俊答允与否,都不能自己擅专,而是要呈递至李承乾面前,由这位太子殿下来做决断。

《天唐锦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