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赘婿》是由邓科执导,郭麒麟宋轶领衔主演,蒋依依高曙光海一天尚语贤岳旸刘冠麟冯晖王成思叶项明赵柯曹曦月刘已航钱波黄澄澄李彧戴向宇胡丹丹沈浩主演,朱珠特别出演,张若昀田雨友情出演的商战题材古装剧,于2021年2月14日20点在爱奇艺首播

该剧根据阅文集团起点中文网作家愤怒的香蕉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苏家布商的赘婿宁毅,帮助妻子苏檀儿一起搞事业,玩转武朝商界,成为江宁首富的故事

10月23日,第八届“文荣奖”颁奖典礼在东阳横店影视城圆明新园隆重举行,各奖项获得者也一一揭晓。其中《赘婿》荣获第八届文荣奖年度平台最佳作品奖。

一日,作者被编辑要求出一本符合大众口味的小说,结束他现在所写的商战小说。作者准备让商战小说主人公江皓辰死亡时,心里涌起不甘不服的情绪,便给编辑打电话要求下一部小说的主人公还是江皓辰,编辑答应了他。

之后,作者让江皓辰穿越到武朝,成了一位名叫宁毅的人。由于宁毅原本是与苏檀儿有婚约的,于是宁毅顺着这条路,与苏檀儿作了约定,只要他帮苏檀儿拿到苏家掌印,就拿休书离开苏家,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

在宁毅帮苏檀儿创业的过程中,逐渐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又助身边的亲朋好友们实现了各自的理想,济人困厄、授人以渔。后面临家国大事,宁毅一行人屡次身处险境,但最终靠勇气和智慧守护了霖安城。正所谓“小小赘婿,大大天地”,宁毅从一名只想独善其身的赘婿,成长为真正胸怀天下之人,而其他角色也都有着各自的成长,最终为大的时局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苏檀儿是苏家的大房独女,经商有为,想要将苏家布行发扬光大,却苦于女儿身,为留在苏家,只好想出招婿的法子。苏家的二房苏仲堪和苏文兴父子一直觊觎家产,四处为难苏檀儿。为了名正言顺地继承家业,经营布行,苏檀儿和宁毅签订契约,约法三章——待苏檀儿得到苏家掌印后,宁毅即可恢复自由身。就这样,二人成为了契约夫妻。

宁毅和苏檀儿拜堂之际,一直心系苏檀儿的乌家公子乌启豪竟领着一对母子大闹婚礼,声称这是宁毅的原配妻儿,引得众人哗然。乌启豪提出滴血验亲,宁毅识破了乌启豪的骗局,反将乌启豪一军,让苏家众人刮目相看。

宁毅拉拢了耿护院,终于走出了苏家的大门,把江宁城好好地游历了一番,却因在艺馆里喝醉了酒有伤风化,被苏家二房抓住了把柄,告状到了老太公处。苏家大会,苏仲堪和苏文兴想方设法赶走宁毅,苏檀儿为维护宁毅,提出权宜之计,让宁毅去赘婿学院学学规矩。

苏氏布行遇到了新的问题,之前发下去的取货号出现了多组重复号码,现场一片混乱。宁毅与苏檀儿对此早有准备,在号牌上加盖了隐藏的私印,当众捉住了制造假号的苏文兴。苏文兴情急之下,为了自保,只好让孙二虎背下了黑锅。原来,宁毅早就和苏檀儿联手配合,假装示弱,故意诱苏文兴入局。苏文兴被家法惩治,自食恶果。

宁毅被苏伯庸的随从抓起逼问,是否有做对不起苏檀儿的事,宁毅一通解释,和苏伯庸消除了误会。原来宁毅看似是在游山玩水,其实是在观察苏家布行与其他布行的差异和各自的优缺点。苏伯庸则从未想过害宁毅,只是爱女心切,却因为之前不想女儿走上艰难的从商之路,跟女儿产生了隔阂,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关心。而大婚前的那晚正是苏伯庸从歹人手中救下了宁毅。

入夜,二人隔墙聊天,问及苏伯庸与苏檀儿的关系,苏檀儿道出父亲一直都反对她经商,更不支持她以招赘的方式留在苏家,父女之间渐行渐远。宁毅帮苏檀儿化解与父亲的心结,点出苏伯庸其实非常关爱她,又给苏檀儿端出自己亲手做的皮蛋,二人温馨浪漫。

宁毅决定留在苏家,上街给各位亲人买礼物以表心意。苏檀儿却误以为宁毅要走,十分悲伤。宁毅对苏伯庸奉上了上次没奉成的茶,劝苏伯庸放下严父的架子,帮他们调解父女关系。

眼看苏檀儿对宁毅颇为器重,凡事都信任宁毅,苏家的掌柜席君煜妒意横生,觉得自己的地位完全被取代,苦于不得志,投靠了乌家。负责岁布的官员宋宪和韩德成来到江宁城中,苏檀儿得知朝廷会指派岁布供应商,决心要赢得份额。宁毅却暗觉岁布之事有待商榷,劝苏檀儿不要轻易出手。宁毅与秦嗣源下棋之际,不经意点出北方战事的趋势,与秦嗣源的观念不谋而合,令秦嗣源更加刮目相看,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才。

苏檀儿遇险,宁毅及时赶到,严惩了乌启豪和叛徒席君煜。闻讯而来的乌承厚和宋宪也制止了宁毅。面对欺人太甚的乌启豪,宁毅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正式对乌家宣战。

之前,聂云竹和元锦儿姐妹俩当街卖皮蛋时,宋宪从摊位前路过,看上了元锦儿。在宁毅与众人聚餐之际,宋宪听到元锦儿的歌声,要来抢人,想要强娶元锦儿。众人维护,场面混乱之际,女侠陆红提出手,对宋宪行刺未果,反被宋宪刺伤,宁毅出手相救,将她安置在小院躲藏。

韩德成多年巴结秦嗣源未果,却在竹记饭庄撞见了宁毅和秦嗣源、康贤熟识的场面,十分惊讶宁毅的人脉能力,于是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心将朝廷岁布份额给苏檀儿,苏文兴傻眼。

秦嗣源抵达武都,上朝复起,主张靖国几欲对武朝不利,而如今靖国与梁国战后元气大伤,应该北征靖国,以绝后患,与以太师贺元常为首的主和派意见不合,两方剑拔弩张。秦嗣源拿出先帝遗诏,又用自己在霖安城筹备已久的火药库作为支撑,力争征靖一事,皇帝一时陷入纠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面对再次上涨的供货需求,宁毅来到纺织作坊,下令工人们开始加大纺织量。而此时其他众江宁布商找上门,指责宁毅破坏行规,让他们无生意可做。宁毅则想好了对策,十分大度地让大家都加盟苏家,合作双赢。

宁毅平日里常常会不小心打湿衣裳,被苏檀儿捉住误会,为了避免打湿衣衫,宁毅与苏檀儿庆祝胜利之余,又一起研制了防水布料,二人感情越发升温。苏家大会,老太公再次肯定了苏檀儿执掌家业的能力,苏伯庸也终于显露出慈父的一面。经此一战,苏家成了首富,为了回馈百姓,四处施粥做善事。

苏檀儿经下人提醒,发觉近日天干物燥,心生一计。她故意点火,意图烧掉宁毅的耳房,宁毅恰巧看到了这一幕,明白了苏檀儿的心意,顺水推舟地阻止耿护院第一时间救火。等宁毅的耳房被烧空,苏檀儿同意他搬到自己卧房,全家老小都盼着二人修成正果。一片欢乐中,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

宁毅、苏檀儿、小婵和耿护院四个人踏上旅途,按耿护院所绘制的地图行进,所到之处却都与地图所示完全不同。原来,耿护院说自己曾游历四方都是吹牛,这些路径全是他从话本里看来的。宁毅索性直接向霖安前进。与此同时,一伙贼寇正悄悄潜入霖安。

宁毅一行人抵达霖安,一番游历,感慨霖安之繁华。恰逢七夕在即,宁毅苏檀儿在画像摊为彼此作画,作为纪念。而耿护院则偷画了暗恋许久的杨秀红,被宁毅发现,羞涩不已。游览途中,宁毅看到当地的大儒钱希文接济穷苦百姓,十分敬仰。

楼舒婉冒险为苏檀儿等人送口粮,不幸被贼寇盯上。一伙贼寇冲到了宁毅家门口,宁毅和四位赘婿准备迎战。危急时刻,武德营将军袁定奇前来相救。袁定奇见宁毅拿着秦嗣源的匕首,大惊,认他为密侦司指挥使。宁毅只知这是秦嗣源这个忘年交送的礼物,并不知什么密侦司的事情,拒绝了袁定奇邀他一同保家卫国的提议,认为自己做不了这些事情,只想带着苏檀儿等人平安离开霖安。另一边,鲍文翰已经带领大批贼寇赶来了宁毅一行人落脚的太平巷,宁毅等人陷入包围。

武都殿上,皇帝最终决定派董道甫大将军南下霖安平定叛乱,秦嗣源跪求不要忽视北征,却已无济于事。秦嗣源忧心忡忡,向陆红提派出刺杀方天雷的任务,力图尽快解决霖安的危机,以保北方战局。另一边,宁毅醒来,发现自己已被刘西瓜扣押在霸刀营中。

鲍文翰手下的贼寇将城中的富商全部拉到广场示众,威逼让众人交钱投降。大儒钱希文痛骂贼寇,被带入大牢苦受折磨。而楼书恒为保下性命,第一个招降,楼舒婉失望心痛。

但刘西瓜看重宁毅的才能,希望大家对他友好,同时与宁毅各种保持距离。不知情的宁毅则百般想跑,就在他偷偷想要偷取刘西瓜腰牌之时,被误会成淫贼,被一掌打中肩膀。刘西瓜和陈凡这才知道认错了人,宁毅则坦白自己害怕贼寇,这份坦诚反而让刘西瓜放松警惕,将腰牌交给宁毅。结果,宁毅依然无法走出霸刀营。

赘婿四人因此误会宁毅投靠了贼寇。宁毅告诉刘西瓜自己有办法筹粮,但谢绝了刘西瓜备好的身强力壮的贼寇们,而是拉来了一众老弱病残,并借此机会救出四位赘婿组团出城,打算一起逃跑。喜好强抢民女的鲍文翰看上了楼舒婉,城里四处寻找她的身影。楼书恒得知鲍文翰对楼舒婉有意,和楼近临商议,打算献出楼舒婉。

一行人已经成功逃脱,却路遇城外难民,本以为他们是要抢粮食,十分紧张,却见他们是在打听可否往城内运粮。听到他们的亲人都被困在了霖安,宁毅等人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先帮助百姓们解决粮食的问题,再找机会离开。

楼舒婉听到楼近临和楼书恒密谋要将自己献给鲍文翰以换得利益,情绪崩溃,欲跳河自尽。宁毅将其救回,一番劝说后,点燃了楼舒婉生的希望。陈凡发现宁毅给自己的药是,赶来质问。宁毅以一番说辞搪塞过去,反而让陈凡更相信这药可以帮助他躲开孽缘。

苏仲堪和苏文兴父子,终于徒步走到了霖安城门处。二人一路颠簸,身上衣冠不整,仿佛难民,驻守城门的人看他们可怜,便把他们放了进来,听闻他们是来寻宁毅,说出宁毅是霸刀营的军师,二人完全不信,只当是重名。

宁毅明白必须想办法召集贼寇八大营的全部人马,于是向刘西瓜提出举办百官宴,要求所有贼寇出席。刘西瓜本不愿意,但最终被宁毅的真诚打动,未免宁毅因官小被欺负,还给宁毅升了职,赏了新的服饰。

宁毅、耿护院和陆红提一起逼问掳走苏檀儿的贼寇史保,得知苏檀儿被人买走,但究竟是何人所买却不得而知,线索就此中断。宁毅绝望,走在大雨之中,就在他要崩溃之际,宁毅发现线索就在自己身上。他身上所穿的服饰,竟是防水布料制成,看来苏檀儿是在用防水布料向他传递信息。宁毅找刘西瓜问出防水布料的下落,狂奔去往楼家。

大殿之上,方天雷直指鲍文翰中饱私囊,有账本为据。但是当方天雷看到账本,核对发现无误,只好杀掉探子,以打消与鲍文翰的隔阂。鲍文翰回到营中,发现这一切都是楼舒婉所为,对其大加赞赏,将营中账目交予其管理。

宁毅一行人正要出城之际,看到饿殍满地,于心不忍。宁毅与陈凡告别,却遇到董道甫大军压城,只得返回。而方天雷仗着自己有火药,夜会董道甫。此时,董道甫派人马按照秦老给的霖安密道图,想要潜入火药库夺取火药,不料,三队人马全军覆没。董道甫看到三颗将士的人头,才明白中了计,而这一切都是方天雷所为。二人剑拔弩张。

刘西瓜争取机会,送宁毅和其家人们出城,宁毅却拒绝了。刘西瓜不解,宁毅搪塞过去,刘西瓜心生疑虑,找到赘婿四人来问个究竟。没想到,最后竟是最不会说话的高秋为宁毅打了圆场。

宁毅在耿护院坟前读起了耿护院写的自传体小说,这才得知了耿护院真正的过往故事。原来,之前耿护院所讲述的他与杨秀红的故事都是她美好的想象。实际上,他一往情深,杨秀红却对他都无甚印象,但耿护院一直在努力工作,想着有一天可以攒够银子,再袒露心迹,迎娶自己心爱的姑娘,给她幸福。

霸刀大婚典礼,众贼寇齐聚一堂,大家频频举杯,都在给宁毅灌酒。表面上中贼寇醉意正酣,但其实都是方天雷给宁毅的障眼法。中贼寇保持警惕,鸭脖电竞网站以防宁毅是密侦司的卧底,联络董道甫趁虚而入。另一边,董道甫则整装待发,而赘婿四人和苏仲堪父子也在执行这宁毅的计划。

刘西瓜质问宁毅,宁毅承认了自己的卧底身份。刘西瓜和宁毅决裂,霸刀营众人遭背叛,对宁毅痛心不已。宁毅在感情上感到一丝内疚,但他对于自己所作的一切问心无愧。他知道,为了大义,为了百姓,为了武朝,他只能这么做。

苏府内,二房父子科长描述乱世情景和自己的一番作为,大家都觉得可笑。但经此一行,二房父子和大房的关系从此变化。最后,宁毅和苏檀儿决定将家中最大的几间布行都交予二房打理。

宁毅得知刘西瓜还要前去营救方天雷,无奈之下派出陆红提看住刘西瓜一行人,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则从方天雷口中问出指示他潜入霖安的幕后之人并非贺元常,而是靖国皇帝百里弘亟,并以方天雷的性命做担保,劝走了刘西瓜一行人,让他们从此收手。两人最终诀别,刘西瓜给了宁毅一封休书,从此一别两宽。

宁毅来见秦嗣源,两人又如往常般下起了围棋。秦嗣源借棋局的形势,命宁毅不要救他。宁毅执意要救,秦嗣源却警告他,无论如何要以大局为重,免得因为一子,落得满盘皆输。宁毅明白秦嗣源已做好赴死的准备,十分难过,将最后一子落在棋盘之中。最后,百里弘亟亲手处死了秦嗣源。

宁毅在作者笔下穿越至武朝后,得知自己要当苏家的赘婿。宁毅顺着这条路,与苏檀儿约定,只要他帮苏檀儿拿到苏家掌印,就离开苏家。但在帮苏檀儿创业的过程中,宁毅爱上了苏檀儿,逐渐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在面临家国大事,他屡次身处险境,但最终靠勇气和智慧守护了霖安城。

苏檀儿是苏家的大房独女,经商有为,想要将苏家布行发扬光大,却苦于女儿身,为留在苏家,只好想出招婿的法子。她和宁毅签订契约,约法三章——待苏檀儿得到苏家掌印后,宁毅即可恢复自由身。但在创业过程中,苏檀儿被宁毅的智慧折服,二人从契约关系变成了真正的夫妻关系。

刘西瓜表面上是蛮横霸道山贼头子,实则是圣公义女,持刀闯天涯的正义女侠。在与宁毅不打不相识的邂逅中,刘西瓜经历了对霖安城治理的全新思考,以及个人情感的自我觉醒,最终与之携手共抗内忧外患,守护一方百姓安宁。[8]

康贤是武朝驸马,素来爱凑热闹,还江宁男德学院的院长,与秦相是故交。爱好与秦相下棋较量,因宁毅帮

助康贤胜过秦相,就对他另眼相待。经过皮蛋、岁布一事,康贤认为宁毅有才干,是个国之栋梁。

武朝右相,棋艺高超但却总是输给宁毅,二人成为忘年之交。秦相不忘辅佐皇帝收复北方失地,他蛰伏已久,准备火器,只等一个机会。而朝中贺太师暗中破坏秦相带兵北攻的计划。最后,秦相被靖国皇帝“射杀”,换得武靖两国真正的和平。

方天雷是贼寇主公,虽然为人心狠手辣,但对刘西瓜和妻子是十分爱护。方天雷是太师贺元常的棋子,不但占领了霖安城,还拿到了火药。最后武朝大军赶来,方天雷战败要逃,宁毅和陆红提联手除掉了方天雷。

耿护院是苏家的护院,一开始被派去盯着宁毅,经相处,与宁毅关系非常好。宁毅知道耿护院喜欢看言情话本,就写了几本给他看。耿护院试着写言情话本但只写出了开头,请宁毅指导。宁毅表示耿护院有天赋,但阅历不多,所以想让他经营皮蛋店给自己增加阅历。

陆红提是富有正义感的侠女。她在完成刺杀宋宪的任务的过程中,在江宁结识了宁毅。因杀死宋宪被追杀,宁毅救下了陆红提。陆红提报恩,同意收宁毅为徒,教他武功。

楼舒婉是霖安城楼家的女儿。楼舒婉很聪明,也很有创意,将布店生意打理地井井有条,但她不受楼家重视,父亲和哥哥都不喜欢她。霖安城被贼寇占领,鲍文翰盯上了楼舒婉。楼舒婉决定走到鲍文翰身边,一步步地取代他。鲍统领死后,楼舒婉完全取代了他的地位,成了鲍统领手下们的主心骨,并且成功解救了被囚禁已久的诸多女性。

曾经是新门艺馆的红牌,退出江湖后开了一家煎饼铺子,但制作的煎饼难以下咽。在得到宁毅的皮蛋的秘方后,改卖皮蛋。

2021年12月23日,郭麒麟凭借《赘婿》获得2021第十三届澳门国际电影节电视最佳男主角奖。

“赘婿”是小人物,不是影视作品里常见的小人物——置于古代,“赘婿”这个身份起点极低,但在故事中一路发展到风靡朝堂的地步,戏剧冲突会很强烈。吸引导演邓科的更多是历史层面的宏大感,除了在江宁“苏氏布行”施展手脚,面对国事、天下事,宁毅都勇往直前,“小小赘婿闯出大大天地”,成为一个为天下立心,为生民立命,顺应时代也改变时代的大人物。创作团队希望给观众造一个梦——主角带有一部分异于常人的特点和超能力,这和观众喜欢看漫威是一样的道理。

创作团队在进行故事编排的时候对原素材进行了一轮筛选,不太想用一些很奇怪的设置去博取观众的眼球和同情。如让“宁毅”给老婆端洗脚水、捶背等,创作团队觉得那不是真正的“宁毅”。

原著是十几年前写的,创作团队在二次创作中会开一些脑洞,融入更符合观众认知的东西,比如在商战部分加入“拼刀刀”“苏宁毅购”“加盟制”等

从小说到剧集,《赘婿》第一个大的变化是:格局变小了。剧情的改编主体,依据的是小说一、二部,主要讲述宅斗、商战。小说是“家国天下”,剧集更多是“家长里短”。小说中宁毅从独善其身到胸怀天下,进行的是“革命”,剧中更多是影视剧的通俗做法:开开“金手指”,击败几个恶毒反派,喊几句“为国为民”,笼统带过。

第二大变化是,风格大改。当时官宣演员时,郭麒麟出演宁毅,很多书粉认为他并不贴合原著里的宁毅,小说里宁毅是个闲散儒商,郭麒麟身上则自带喜感。不过现在看来,虽然剧版宁毅不是原著里的宁毅,但郭麒麟倒也诠释出自己的风格,挖掘出这个角色的喜剧色彩:精明,可爱,灵气,喜庆。

郭麒麟版宁毅,是真可爱同时,宁毅利用当代生活的经验,碾压所有古人,各种开挂。拼刀刀、停车位、给岳母送面膜、诗会上的现代舞台、皮蛋等桥段,都让人忍俊不禁,也增添了这个角色的可爱色彩。

第三个变化:小说有着很浓重的男性向色彩——瞄准的是男性读者;剧集请来女性编剧秦雯当总编剧,她给这部剧增加了大量“女性向”桥段。

小说里,宁毅穿越过来就是赘婿了,但剧集则详细铺陈了赘婿“嫁人”的经历,穿红妆坐花轿、被撒红枣桂圆、跨火盆等,利用反差制造笑点。编剧还吸收了一些“女尊”的手法进行创作。譬如赘婿的身份低下,必须送到“男德学院”,“上孝父母亲,下教子女爱。顾家有方法,爱妻无杂念。可以烹佳肴,理应效内务。无是非之乱耳,无不良之德行。妻子远庖厨,夫君扫厅堂。妻子三竿起,丈夫煲好汤”云云,把男权社会对女性的种种要求,全部用来要求赘婿,通过身份倒置对男权社会的“女德”进行反讽。女性观众看了类似的情节,当然会觉得解气。

《赘婿》的“女尊”手法跟《传闻中的陈芊芊》有些类似。只不过,《赘婿》的大环境仍然是男权的——比如苏檀儿因为女性身份经商遭到反对,只有赘婿这个群体地位是低于女性。

剧中的鄙视链是这样:有权有势的男人>女性>赘婿。因此,如果因为剧中出现了“男德学院”等内容,就认为该剧从男频爽文变成女尊作品,也是极大的误解。甚至剧中的女性形象比小说更寡淡了。这就是从小说到剧集的第四大变化,宁毅大开“金手指”,女性角色更显扁平。小说一开始,宁毅教他的书,苏檀儿独当一面,把布行经营得井井有条。让宁毅入赘,主要还是为了把苏檀儿留在苏家。到了剧版,极力放大苏檀儿经营的阻力。这也未尝不可。可问题是,编剧让苏檀儿每陷入一个困境,都是要男性宁毅来拯救,好像离开了宁毅,苏檀儿这布行都要经营不下去了。表面上看,把宁毅送男德学院是“女尊”,可实际上,剧集给人的感觉是——离开了男的,女的还是做不了大事业。

剧集事业线和感情线并行。事业线就是,苏檀儿在宁毅的帮助、扶持下,一路披荆斩棘,成为江宁首富,其间也夹杂着一些家斗、权斗,反派的智商都不在线,大多是作为工具人存在的,即苏檀儿有点被“弱化”了。感情线就是把小说里的“三妻四妾”改成一夫一妻以及“先婚后爱”,通过俩人的互动给观众制造各种粉红色泡泡。

该剧很流畅、有喜感、也很下饭,是一部轻松减压的古装喜剧。只是,它与原著已经没多大关系了。

走过难字当头的2020年,社会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年轻人也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牛年来到了,也不是人人都能牛成一个原著里的宁毅,倒不如躺下来追个德云社大小姐的沙雕剧,做一场这个假期里最香的白日梦。

胡歌走出来了,张若昀走出来了,就看接下来郭麒麟,能不能走出自己的路。书中的一句宁毅的对白我很喜欢——“文人当有尺,以之丈量天地,厘定规矩。武人要有刀,世事不能行…杀规矩!”而郭麒麟这次能不能扛得住《赘婿》,就看大小姐能不能“杀规矩”,规矩破了,谁还说郭麒麟没长一张男频剧男主的脸?

有观众认为可以抛开作者之外的一切,只就作品论作品,但原作者亲手创造了作品,作品和作者血肉相连,放在一起评价似乎也很公平。但从原著到剧集,其实完成了另一重转化,剧集和原著,毕竟是不同的作品了,作者问题真该演员和剧组承担吗?新剧被抵制的郭麒麟,是不是有点太冤了啊?

网剧《赘婿》前三集的剧情里出现了一种可以呈现出两种颜色特殊面料——暮云纱(百度了一下发现一模一样叫这个名字的还在网剧《有翡》里出现,我没看过这部剧,看介绍类似于“软猬甲”)。…

作者/雅莉七八年前,若你说要拍一部男频IP剧,身边人恐怕多半会好意劝阻。看看2015年国内热播的电视剧吧。《花千骨》《琅琊榜》《何以笙箫默》……排在前面的大多是女频IP剧,唯一一部《盗墓笔记》虽然爆红,但口碑存在争议。男频IP,难改又难拍;女频IP,好改且易火。影视公司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