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风光带散步去。”在朋友的一声召唤下,你骑上公共自行车,来到湘江风光带边,在晚风吹拂下,一边散步,一边欣赏江边的美景。这一幕,恐怕是你在株洲的生活中最为平常的一天。没错,如今的湘江风光带,已经成为了株洲人气最为聚集的地方之一。除了本地市民外,株洲湘江风光带还在外地打响了名声,不少外地游客慕名而来,参观,游玩,甚至只是为了在江边玩一场叫做跑酷的游戏。

与风光带人气暴涨相对应的是,风光带沿线的商业氛围也渐渐变得浓厚。在这里,楼盘升值,江景房成为市民的最爱,咖啡馆也开到了河边,不久之后,你还可以在江边逛酒吧,体验株洲的夜生活……

2010年10月的一天,天下着细雨,株洲湘江风光带指挥部发布消息,株洲湘江风光带的主要景观设施正式对公众开放,酝酿建设多时的湘江风光带向期待已久的市民揭开神秘面纱。

开放的主要景观都集中于城区,主要包括:南部湾地、蝴蝶谷、健康广场、左岸、dota2鸭脖电竞水涧、沙滩、主题广场、抛石滩、北部湾地、极限运动场、钓鱼半岛、航模广场。左岸就是湘江风光带酒吧街,酒吧街的房子都是木质结构,中西合璧,古典风情。

不过,尽管当时景点的主体已经成型,但并未完全竣工,人气也还没有起来,因而也鲜有人知道,风光带将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

这个总投资约6.9亿元的项目,南起凿石山景区,北至石峰大桥,全长11.3公里。根据当时的规划,株洲湘江风光带要充分利用自身良好的自然与人文资源,打造出“一江两岸十景”的景观结构,将临江而立的山、港湾、寺庙等资源结合起来,形成独具特色的风光带景点。还将被打造成“东方莱茵河”,增加市民活动的场所,提高城市环境的舒适度。如今看来,这条被称为“东方莱茵河”的穿城河,已经深深打上了株洲人的烙印。

湘江风光带已然成了市民游乐的天堂。篮球爱好者可以在这里找到熟悉的场地,同队友较量一番;沙排爱好者不必去远方,在湘江边,可以一边沐浴江风,一边在球场上挥汗如雨;你可以在江边找一块空旷的地方,跟你的歌友一起练练歌喉;如果你愿意,还可以邀几个朋友一起,沿着湘江,一边行走,一边欣赏湘江夜景。

当初的憧憬也变成了现实。如今的航模广场,人气骤然抬升。随着株洲市首届航模大赛的临近,越来越多的航模爱好者趁着空闲来到广场,练习航空飞机模型的飞行技能。在江边放飞风筝,别有一番韵味。

不仅仅是对本地市民,许多外地游客也慕名而来,参观位于株洲的湘江风光带。几天前,来自全国各地的跑酷爱好者,竟然从一段视频中看中了株洲,云集株洲,利用他们娴熟的表演技能,耍起了“酷”。

紧靠风光带,亿帆·大江观邸、尚格名城、旺城·天悦、金鼎国际建博汇等楼盘矗立,而紧邻江滨的独特区位优势也成为不少市民愿意抛重金购买“江景房”的重要原因。面朝湘江,远眺株洲,坐拥安静之地,守望繁华之所,越来越富有的株洲人已经懂得如何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

咖啡馆也搬到了江边。一桥桥头,一列观赏用的列车内部被重新装修一番,化身咖啡屋,在此休憩的游客,点上一杯咖啡,和亲友一起,品咖啡,赏美景,谈心事,江边的美景尽收眼底。

最令人期待的是酒吧一条街。风光带边,一共有7栋楼木质的房子,其中有5栋楼为酒吧,另2栋为餐饮店。不久之后,酒吧一条街开放,爱好泡吧的市民又多了一个游玩的好去处。

体育中心北300米左右的风光带上,有被誉为“十景”中的“云路放飞”,在这里,蓝天白云与航模相映成趣。只要天气晴好,风不大,总会有三五个航模爱好者,聚在起飞跑道上,放飞快乐。

从桥下穿过,滑板、直排轮、特技自行车、跑酷一族齐聚,这里是年轻人的舞台。看着U型池里的滑轮与滑板翻转腾挪,刚想喝彩,另一边又来了一个更为精彩的蹬墙跳接后空翻,正目不暇接时,一辆特技自行车又“爬”上了场地的最高点。

一座“柳桥”,连起了三座架在河滩湿地上的亲水楼台“飞花”、“绕翠”、“闻莺”,北面的和亭,南头的抛石滩,一对对白鹭栖息于此,便成了“芳洲鹭影”的全景。

作为湘江风光带核心景观——面积逾15000平方米的火车头广场的主角,成为风景,正是火车头在退役之后新的使命。作为工业重镇,工业文明是株洲当代最引以为豪的城市属性,在同样令人自豪的“东方莱茵河”风光带里体现这种荣耀,理所当然。

北面的两座沙山上,则是一副“黄发垂髫,怡然自得”的景象。孩子们在沙山上嬉闹着,攀爬着,占领了制高点后,哈哈大笑;也有安静的孩子,在沙山的一角,用铲子和小桶,“雕刻”着自己的城堡和动物园。

水杉、巨紫荆、榉树、广玉兰、银杏……一大堆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各种树木,覆盖在天元大桥南端不远的河滩上。这片树林在春风的调教下,已是青翠欲滴。涓涓的溪流从西至东,将这片林地一分为二。附近的居民或骑着自行车,或漫步在这个天然的氧吧。

在株洲湘江之滨,左岸被赋予了另一种文化含义。这里是株洲的一座五星级湘江水岸文化艺术城市会所,它将集高级酒庄、城市文化艺术、商务接待于一体。

位于“左岸香颂”以南的蝴蝶谷,是谭志方老人时常流连之地。这位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已是耄耋之年,依旧精神灼烁。

“格桑花”是一种生长在高原上的普通花朵,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可风愈狂,它身愈挺;雨愈打,它叶愈翠;太阳愈曝晒,它开得愈灿烂。从“蝴蝶谷”开始,两公里多的长堤上,洒满了来自藏区的幸福。

资福寺,相传始建于梁武帝萧衍时期。这里不仅仅结下了千年的佛缘,还留下了一坛800多年的文化老酒——朱熹与张栻的佛前秉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