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辰被一棍打倒后,穿越到了武朝,新身份名字是宁毅,无父无母,是江宁三大布商之一苏家的赘婿。丫鬟说起姑爷在和自家小姐快成亲的时莫名遭到他人袭击,才昏迷不醒的。江皓辰有些嫌弃新人设是个倒插门,但为了东山再起,还是决定尽快适应起来。宁毅想找苏家小姐,丫鬟说起小姐正忙着新店开张的事还有婚事,这次可谓是双喜临门。丫鬟见姑爷没事,要带姑爷试穿吉服。宁毅好奇苏家小姐脾气怎么样,开始担心她会家暴。丫鬟让宁毅小心愿意的染料桶,炫耀地说起院子里的布都是小姐亲手染的。宁毅没想到苏家小姐还有这么点能耐。此时苏家小姐苏檀儿正在布行打点开张的事宜,想要赶在开张之前制作出上等的暮云纱。苏檀儿从耿护院口中得知姑爷醒来的消息很是开心,但没料到他会失忆。不过眼下苏檀儿更关心布行开张的事,耿护院让小姐也关心一下明天大婚的事,好歹先试穿一下嫁衣。

宁毅换上新郎吉服,发现自己的肱二头肌、胸肌都没了,勉强接受了现在的样貌和身材。随后宁毅发现苏家小姐也换上了嫁衣,宁毅隔着屏风溜进去偷看未来娘子长啥样,看着身材感觉还不错,但没想到面貌如此苍老。宁毅溜出门,吐槽苏家要倒插门女婿,敢情还差了辈分。他不知道的是苏檀儿忙着布行的事,根本没来试穿吉服,是叫和自己身材相仿的牛婶去试穿的。宁毅收拾包袱要逃婚,为了躲避下人的追捕,逃到了正堂桌底下。

二房父子苏仲堪和苏文兴落井下石,并不想苏檀儿成功找到上门女婿,更想苏檀儿外嫁,这样祖父就不会把掌印给苏檀儿。苏檀儿得知宁毅逃跑的第一反应也是怕二房的人借题发挥闹事。果不其然,堂哥和二叔到祖父那儿参了自己一本,打起了布行掌印的主意。苏檀儿无计可施,逼得不得不发誓,非宁毅不嫁。桌底下的宁毅见两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实在是看不下去,蠢蠢欲动地暴露了位置。宁毅站出来维护苏家小姐,觉得女子也可以闯出一番事业。祖父发话让苏檀儿继续掌管新店,宁毅劝老爷子再商量商量一下婚事。随后宁毅越过苏檀儿,把牛婶当成了苏家小姐,肺腑之言地婉拒婚事。苏檀儿本尊发话,宁毅才知道自己闹了乌龙,看到苏檀儿的美色,不由地腿软花痴。苏檀儿为了避免宁毅再丢人现眼,拉着宁毅先行告退。

苏檀儿单独会谈宁毅,说起宁毅醒来后判若两人,但还是叮嘱宁毅不要再惹事端。宁毅和苏檀儿本是世交,有婚约在身。可惜宁毅家道中落,靠借钱度日,宁毅当上门女婿的好处就是借据一笔勾销,还会每个月给宁毅月钱。宁毅总结自己就是被苏檀儿包养了。为了避免宁毅在惹事端,苏檀儿提出要立契约字据。宁毅也同意助苏檀儿拿到掌印,恢复自由身的条件,他在想自己管理几百亿都不成问题,更何况帮苏檀儿拿区区布行掌印。苏檀儿很快写好休书契约,宁毅看都不看就按手指印。刚想和苏檀儿一起同床共枕时,发现契约上没有这一条约,只能无奈地被耿护院拖出房门。

二房父子又打起宁毅失忆认不得宾客出丑的主意,苏檀儿早有准备,画了所有宾客的画像转交给宁毅辨认。姚氏心疼女儿揽下了那么多责任,苏檀儿并不想局限于深宫大院,更想让自己染布的天赋发挥作用。苏檀儿随后拿出爹的礼服给母亲代为转交,也不知道父亲愿不愿意来。

宁毅并不想浪费睡觉时间背画像,在耿护院武力逼迫下只能假装背画像,待耿护院他们一走,宁毅马上倒头大睡。不过宁毅梦了一宿的噩梦,梦到了自己被袭击的场景。

宁毅第二天醒来就听到丫鬟婵儿忙里忙外张罗婚礼。宁毅随后还看到一座花轿来接自己,没见过一个大男人成亲坐花轿的。宁毅宁死不从,最后还是认命地上了花轿。婵儿和耿护院体谅宁毅是个赘婿,总有个适应的过程。

人生当中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不能退的,道义、信念、决心都是很好的东西,许多时候哪怕冒着巨大的危险,我们也不该丢下它们。我也不打算让你丢下你的信念,那才是我当初认识的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