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间,柳三,李军,阿红四个人看着他从下水道的排水口钻了出来,身上不但湿漉漉的还穿着一件女子的连衣裙。

“沈林,你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李军立刻走了过来,他拉了沈林一把,让他离开了下水道。

沈林甩了甩身上的水,脱下那湿漉漉的衣服,然后道:“我之前成功的进入了鬼湖,并且活了下来,得到了一些关键性的信息情报,但是很可惜,我还没有遇到源头厉鬼,不过鬼湖的方位我大致已经锁定了。”

沈林笑了笑,他走到路边的服装店,随手拿了一件男士衣服就穿了起来,然后道:“在哪其实并不重要。”

沈林道:“鬼湖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中州市也好,大夏市也罢,甚至是大昌市…..每一个被灵异影响的地方都会出现鬼湖,它能影响现实却又不存在于现实,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灵异之地。”

柳三皱眉道:“而且不止是你进入了鬼湖,我也进入了鬼湖,杨间也找到了鬼湖的杀人规律,如果主动触发的话也能进入鬼湖。”

“是么?但进入鬼湖之后你们大概率是会死吧,曹洋怎么栽的,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那片湖水不能轻易的涉足,否则队长级的驭鬼者也会溺死在湖水中,想要解决的话无非就是两种方法。”

“要么把鬼引到现实世界中来,要么就进入鬼所在的灵异空间,但前提是别触发厉鬼的杀人规律,否则进去之后可能无法应对,死在那里。”

沈林说完看着他们三个人又说出了最重要的一句话:“我有不触发杀人规律并且进入鬼湖的线索。”

沈林说道:“那我就直接说了,我进入鬼湖之中后看到了一条通往鬼湖的小河,那条河既存在于灵异空间又延伸到了现实之中,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鬼湖事件的出现就是因为那条河。”

“你是说鬼湖之中的湖水是通过那条河来到了现实的,所以才酿成了灵异事件,如果能找到那那条河,逆流而上,就能顺利的进入鬼湖之中?”杨间立刻明白了沈林的位置。

杨间不再拖泥带水,立刻使出了鬼域,直接带着所有人往沈林所指的那个方向而去。

这里的确有一条河,不大不小,河水浑浊阴冷,隐约还有几具尸体在水中沉浮,那尸体周围也没有生蛆,也没有苍蝇,只是散发着淡淡的尸臭味。

沈林道:“是这条河,但这只是被灵异影响的其中一处地方而已,不是正确的连接点,还在前面。”

那是一座比较有历史的小镇,青砖灰瓦,石板铺路,隐约还可以看见很多彩灯系挂在房屋上,充满着古色古香。

阿红立刻开始查了资料,不一会儿就道:“那是平安古镇,是中州市最近一些年大力开发的特色旅游小镇……”

“从资料上来看没什么奇怪的。”李军看了看其他人:“你们有什么其他的看法么?”

杨间冷不丁的说道:“鬼湖的源头现在又是从那里冒出来的,那小镇只怕很不寻常。”

杨间道;“我大昌市没出现敲门鬼事件之前我还在学校上课,同样没什么问题,出来之后,就不这样认为了。”

“现在那小镇还有人居住,有原先古镇的老居民,也有旅游被暂时留在那里的游客,还有中州市的一些市民。”

柳三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现在那边没出事,我们何必多此一举,打破平衡,真出了事再转移人也不晚,以杨间的手段几秒钟就能半空一座城市,别说一座小镇了。”

杨间鬼眼窥视,小镇有些建筑出现了扭曲变形,视线受到了某些影响,似乎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混杂在古镇之中,但那影响又不够严重,他也不敢断定小镇里是有鬼,还是说有老一辈的驭鬼者存在。

“过去看看就一切都明白了,源头就在那古镇,也许我们能发现什么线索。”沈林说道。

古镇之中有些街道是新建的,但是当初中州市出资修建这座古镇的时候也保留了古镇的历史风貌,一些老街道,老建筑也很好的保存了下来。

几个人仿佛都有所感应一样,又似乎被什么吸引,虽然不认路但是却不约而同的朝着那太平古镇的老街道方向走去。

杨间道;“冯全,你别跟过来,留在新建的街道,以防万一,我需要有个人在外面接应。”

也是石质的,但却受风吹日晒的影响,这牌坊风化,磨损严重,上面又黑又旧,而且还有残缺,就连太平古镇四个字,也变的模糊不清,咋一看去,像是写着十口镇。

阿红道:“下游的一些城市出事的都没有封锁,这里虽然离得近还是却并没有出事,所以才没有封锁。”

鬼湖影响范围太大,如果仅仅只是因为靠的近就封锁的话,那还不知道得封锁多少个城市。

杨间此刻却已经行走在了这古镇之中,他的鬼眼到处窥视,可以看到很多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

这里就如同普通的旅游小镇一样,平平无奇,但是之前从古镇外面观察的话,这里的确是有问题的,只是问题是什么,还需要一点点探索。

杨间的鬼眼却忽的看见了那个年轻女子的手中还拿着一个面具,那面具是个玩具,而且很新,应该是在这附近某个地摊上买的。

这样的面具款式风格不知道为什么,让杨间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童倩身上那两张诡异的鬼脸,只是童倩的鬼脸一张是笑脸,一张是哭脸。

当那一对情侣路过杨间身边的时候,杨间突然停了下来,一把抓住了那个女子的手腕,冷冰冰的问道:“你这面具是在哪买的。”

“你是谁啊,你有病吧,你快放手。”那个女子一下子感到莫名其妙,立刻就挣扎反抗起来。

杨间转头瞥了一眼,眼神冷漠而又危险:“我在问她话,和你没有关系,滚一边去。”

这个男子比杨间还高,还壮,但是被这么一喝竟莫名的恐惧起来,让人下意识的就想要逃离这里。

杨间不理会,他只是一把夺过了那张古怪的面具:“最后问你一次,这面具哪里买的。”

杨间这才松开了这个女子的手腕,推开了她:“你可以走了,这东西我没收了。”

“我们办案,希望你们配合一点,我这同时脾气就这样,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们可以拔打这个号码投诉。”李军走了过去,拿出了证件,然后又递给了一张名片。

“办案也没有这样办案的,我一定会投诉你们的。”男子接过名片,又带着女朋友气冲冲的走了。

“为什么要在意普通人的看法,我没有用灵异入侵她的记忆已经算是克制了。”杨间神色漠然道。

杨间将手中的面具丢给了他:“这面具很相似一张我以前见过的一张鬼脸,如果没有人见过鬼脸的话,是不可能制作出这种风格的面具。”

“的确不像是正常商家能制作出来的东西。”沈林翻看了一下,盯着鬼脸打量了一番。

杨间眯着眼睛:“有桥就说明有河,之前你说的那条河看样子是经过了这个古镇。”

石桥很老旧,一看就知道有至少上百年的历史了,旁边的围栏是不锈钢的,应该是最近几年加装上去的,本来是没有栏杆的。

“你说的对,这条河是接连中州市郊外的那条河。”沈林说道,随后又瞥了一眼前面:“但是过桥之后右边没有街道,你被骗了。”

左右两边都没有街道,只有古旧的居民楼,有些居民楼还在打开门做生意,路上也有行人路过。

“那女的没有说谎。”柳三补充了一句:“话是真的,我看的出来真话还是假话。”

“我们是来进入鬼湖,处理鬼湖时间的,不应该分散注意力。”李军说道:“如果要调查的话我们可以回头再来调查,事有缓急。”

沈林目光微动:“我没什么兴趣,我还是和李军去确定那个连接点吧,你如果有兴趣的话自己先调查调查,回头有什么情况再告诉我们,反正都在一个地方,通知一声就行了。”

“小镇就这么点大,不碍事。”杨间道:“你们确定了位置告诉我就行了,我会立刻过去的。”

都是队长,有时候很难听从对方的安排,都想按照自己的喜好行动,没办法统一调度。

“杨间,我一旦和沈林确定了地点就会通知你,也许十分钟就够了,你做好准备。”李军最后再叮嘱了一句之后便和沈林离开了。

至于沈林,却不知道怎么想的,明明知道这条街道有问题,却不想去过多的深入调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