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1年8月5号的今天,我在这里郑重地向我们的用户,向我们的创作者,向我们公司所有的员工宣布:快看全新版本上线之后,我们正式地从快看漫画APP升级为快看APP!”

快看创始人&CEO陈安妮在昨日举行的2021快看产品升级发布会上大声宣布道,与此同时,大屏幕上的快看LOGO右方,只剩下了“快看”两个黑字。

将“漫画”二字从快看的LOGO中去掉,并非小事。从这一巨大的产品升级中,我们可以看到快看在坚持独立发展时突破天花板的尝试。

创办于2014年的快看,以漫画起家,一直以来稳扎稳打做漫画。快看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其总用户量超过2亿,2020年平均月活用户超过4000万,整体规模在国内漫画市场中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

随着独立漫画平台逐渐并入更大的文娱体系,成为其中的一个工具与环节——漫漫漫画成为wifi万能钥匙海量流量的出口之一,腾讯动漫、爱奇艺动漫被定义为IP孵化器,哔哩哔哩漫画融入B站社区的多元组成。

而想要坚持独立发展的快看,一方面,不断向“IP+社区”转型。这次发布会上着重介绍的漫剧,便是其打造丰富社区业态以及打通全产业链试错的关键一环。另一方面,向海外市场进发,发布哥伦布计划,建立出海体系,布局超过70家海外平台。

快看在夯实业已成熟的互联网漫画创作者体系的同时,不断创新,并不断激活社区的UGC创造力,这一切都将让其在独立发展的道路上,走得更加稳健。

漫剧结合了漫画、广播剧与短视频的元素,此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有声漫画、动态漫画以及腾讯动漫的漫动画。

传统动态漫多为横屏,时长大多在5-10分钟左右,有的甚至能高达16分钟,但漫剧则设计为竖屏、小于3分钟的时长,从这一性质上看,漫剧与漫动画更为相似。同时,漫剧的原作分镜还原度极高,其高质量配音及视效为观众带来更沉浸式的剧感。

快看这样做的原因一是想让用户看漫剧时如看条漫时轻松,二则是想将漫剧与“低配版动画”区分开。

漫剧上线两个月后,全网播放量达到15亿,站内总播放量达1亿,其中《养敌为患》站内播放量达2277万,《偷偷藏不住》站内播放量936万、《哑奴》站内播放量达709万……

而从此次发布会的150部片单里,我们能预测到这一数据还会大幅度增长。即将上线的作品包括晗旭(《再度与你》)、*kid岁(《怦然心动》)等47位国内外顶级漫画家作品,淮上(《破云2吞海》)、巫哲(《撒野》)、肉包不吃肉(《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等18位晋江超级作者作品改编的漫剧,辰东(《圣墟》)、飞天鱼(《万古神帝》)等14位阅文白金大神作家以及水千丞(188系列)等25位国内外知名作家作品改编漫剧。

而漫剧除了本身的成绩外,还为漫画原作带回了大量流量。《养敌为患》上线了漫剧之后,一个月为漫画拉入了185万新读者,促进其月收入增长了324%。

在短视频席卷全球的势头下,内容视频化的趋势也接踵而至。无论是智能手机的普及还是技术的不断革新,都为内容视频化提供了可供生长的广袤土壤。但如何让漫画视频化?以往大多数的方法是将其改编成动画或是将其真人影视化。

但这两条路径所需要的时间与成本并不少,为了缩短这条路径,国内动态漫类(包括动态漫、漫动画等)作品应运而生。

曾打造国漫《无聊诗社》的团队,在2018年尝试推出了原创漫动画《狗哥杰克苏》,上线至今,该账号在抖音平台的粉丝量已达1248.7W,获赞数达2.3亿。而在2019年,动态漫内容更是井喷,2019年1月,漫动画《19天》上线即出圈,同年在B站上线的《大王不高兴》,则开启了动态漫会员专享的大门,而在第二年,该作便成功动画化。

动态漫,既是低成本、快速产出的动画“代餐”,又是漫画视频化长链条中的试错关键环。

而除了基本盘的考量之外,快看也有走出“漫剧”这一步的不得不。经过近7年积累,已有无数原创与改编的漫画IP在手中,如何将这些IP价值最大化?在漫画商业化价值已被发掘到接近天花板时,视频化无疑可以为其开拓一条新的商业化道路。

快看一直在尝试将头部漫画IP动画化或真人影视化。官方消息称,2021年快看有4个动画项目在开发中或即将上线,分别是《超能立方》《某天成为公主》《甜美的咬痕》《山神与小枣》;有8个真人影视项目在今年开机,包括《前任战争》《花样务农美男》《锦鲤俱乐部》《我们三分熟》《哪来的大宝贝》《奉旨出征》《保护我方大大》《披着狼皮的羊》。

但这样的动画化或真人影视化的数量不可能多,2020年网络动画全平台数量总共只有243部,具体分摊到各个平台数量更微。那么如何将更多优质原创IP或是非原创头部IP进行动画化或影视化?“漫剧”这一类同动态漫,制作周期只有一个月左右的形式,是其目前的最优解。

不过,快看凭借自身对内容的把控以及更高成本的投入,漫剧的最终呈现效果,已然不局限于“代餐”或“试错内容”的定位,它成为了一个独立的、有声量的内容形式,并且反过来为漫画带来大量流量和收入。

在漫剧制作过程中,快看全程参与,同时陈安妮透露,快看花了不少成本去邀请优质剪辑师及声优。目前,快看漫剧已与729声工场、光合积木、边江工作室、 北斗企业等声优工作室及杨天翔、金弦、姜广涛、边江、陈张太康等顶级CV合作。

而从已披露的数据及快看的计划也能看出其做漫剧的决心。据快看官方数据,其耗时119天斥资2亿,组建专业的漫剧制作人团队,重磅推出150部视频漫剧。同时,快看拥有3000部漫剧权益正在开发中。

在发布会上,快看启动了漫剧创作扶持3S计划,计划投入近10亿制作漫剧,通过漫剧给创作者利润分成超3亿。

除此之外,快看还在研发漫剧创作工具,未来每个用户、每个漫画家或许都能独立制作一部漫剧。

“漫画家以前画黑白漫画,后来在快看漫画画彩色条漫。“漫画变剧,快看的又一创新性尝试,或许将推动中国动漫产业进入快车道。

快看做漫剧是一种必然,但它的脚步却显得小心翼翼。早在2019年,动态漫或者漫动画这一内容形式便已在国内开始井喷,但快看却选择在这个时候才开始将漫剧提升到自己的战略层面。这种小心翼翼,从快看创始人陈安妮在采访时提到的做漫剧遇到的最大困难或许可以窥出端倪。

快看成立近7年,积累了大量较纯粹的漫画用户,他们对视频的形式、对原著的二次加工接受度如何,团队并不敢确定。在用户调研和漫剧上线时,始终存在着用“不想看漫剧”“为什么要加漫剧这个功能”的质疑声,因此,对于快看团队来说,漫剧推进的最大的困难,在于用户端。

“我们的心理压力其实是非常大的,我们很担心这种形式不会受到用户的欢迎。”陈安妮在采访中坦言。

但最后的数据证明,快看视频化这一步,走对了。而这背后,实际反映的是快看已从单纯内容平台向需要多元化内容的社区转型的结果。

五年前,用户打开快看漫画APP的动机或许还只是“看漫画”,而如今, 45%的用户(官方数据)点开快看,还会进入快看的社区板块逛逛。

在这个社区里,用户们用兴趣标签发帖子,用人设标签扩列。其中,“漫画”标签浏览量超过195亿, “同人”标签浏览量超过155亿, “明星”标签浏览量超过27亿。

这一小的社区板块也正是快看整个社区的缩影。这个聚集了2亿用户,且85%以上的用户在25岁以下的社区,快看将其定义为“超新Z世代”社区。

“超新Z世代”是快看对自己用户的称谓,相较于Z世代更加年轻。快看认为,“超新Z世代”是内向且热情、文化自信、精神“富有”的一代。他们穿国潮、看国漫;传统意义上小众的兴趣(如动漫、三坑、汉服等)在这个群体中属于大众兴趣,因此这一群体拥有丰富的圈层;他们在线上极度活跃,且有极强的内容创作力,看完漫画之后会去画同人画、写同人文等去表达对漫画的喜欢;同时,他们对内容的需求也十分多样化。

漫剧所带来的视频化,既为社区带来了更加多元的内容形式,同时也成为了社区二次创作的丰富素材。

其实在2018年甚至更早,快看或许便已经意识到,以内容聚集起的数量巨大的年轻用户将为平台创造更多可能。因此,快看将只能作者发言的“作者说”升级为用户可无限制发言的“世界”,之后又单独成立社区板块,通过与《明日之子乐团季》进行合作、邀请乐华七子入驻等运营操作持续活跃社区。

快看一直在顺势而为,完成“内容+”生态的构建。此次快看产品的升级,与其说是开始的信号,不如说是成熟之后的结果。

名字升级、发力做全产业链及打造社区,快看,正在经历一次全方位的更新。但快看创始人陈安妮在发布会最后强调:“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样的改变,支持更多的创作者,努力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快乐,这样的初心不会改变。”

而在发布会的一开始,陈安妮率先回答了三个问题:国漫什么时候追上日漫?国漫作者能挣到钱吗?国漫什么时候能走向世界?

对于“追上日漫”,她的回应是,先让足够多的人开始创作漫画。三个问题,到最后两个都与创作者相关,而在快看促进改善漫画创作生态的过程中,最核心关注的,也一直都是创作者。

快看在成立初期,便放弃了传统的PGC创作模式,而是选择了PUGC模式,在引进版权的同时,开放漫画家注册,招揽大批非职业漫画家。

目前,快看拥有了超10万注册作者,签约作者数量超过100,合作作者数量超8000。这其中有大学教授、高中学生、服务员、实习电工、酸辣粉加盟经营商……而据快看调查,在快看成立前后,有记录的漫画作者的数量只有600左右。大批作者的涌入,为整个国内漫画行业带来了朝气与生机。

除此之外,快看无论是从稿费还是从福利上,都为作者提供了比以往更有力的保障,这也进一步促进中国漫画产业的正规化。陈安妮在发布会上甚至笑称:“我们这一行为制造了一些行业内卷,现在我们发现其他平台也已经像我们一样给这些作者提供这些福利了。我们听到了之后觉得非常开心,因为不管是哪个平台给作者提供了更好的福利,都是国漫的胜利。”

快看在过去3年为漫画作者发放稿费7.8亿元,其经纪约漫画作者在更新期间月平均收入超过5万元。发布会上,快看还启动第二个3S计划,未来3年投入10亿元培育原创漫画。

让更多漫画创作者进场,并让他们留得下来,不断夯实漫画创作者体系,是快看作为互联网新平台建立起相对于传统内容平台更高效的创作秩序的第一步。

而快看利用大数据、AI等技术以及新的运营模式将新型漫画创作生态成功创建起来后,再迁移到新的内容形式建设中去,同时加大对这一新形式的扶持力度,最终形成“漫画+短视频双轮驱动模式”,则让我们看到了互联网新平台创作秩序建立的第二步。

与这两步同时进行的便是不断激活社区的UGC创造力,让新内容持续不断地产生,经典也将在不断的浮沉中出现。“用互联网化的、去中心化的方式竞争厮杀,选出最好的创作作品,不分贵贱,我认为这就是现在中国互联网的魅力。在这样一个非常繁荣的创作生态里面,我认为中国出现冲出世界、非常顶尖的作品是迟早的事情。”陈安妮在采访中说道。

从成立到现在,快看用7年的实际行动回答了“互联网新平台如何建立不同于出版社的更高效的创作秩序”这一大问题。

而未来,快看想要带大家去的,是参与者更多的“一起创作的世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