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鬼摆手,道:“你们聊便是,当我不存在,别有压力。其实,老夫也想知道剑界在何处!”戴菲神王毕竟是老一辈的人物,能屈能伸,道:“若尘界尊划出道来吧,今日,如何才肯放过我们二人?”老酒鬼急眼,道:“别看我啊,我真的只是旁观者。你若有本事杀了他们,老夫也只能阻止他们逃走和自爆神源,帮你掩盖天机,让柯罗感应不到凶手是谁。旁观者只能做这么多了!”张若尘沉思,郑重其事的道:“应该有不少神灵,想探查剑界的方位,黑暗大三角星域暗潮汹涌。他们若死在地狱界神灵手中,其实合情合理。我掌握有凤天的黑暗奥义!”老酒鬼露出纠结神色,道:“老夫与柯罗老儿,毕竟是有些交情。斩了他一位副宫主,又杀了他的亲子,似乎有些不道德。难办!”戴菲神王彻底没了高傲气度,躬身叩拜,道:“前辈,张若尘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做事太激进,不讲道义,不计后果,你老人家德高望重,还请三思而后行。杀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柯扬善身上神芒内敛,缓缓的,单膝跪地,以示无上尊重,道:“九天前辈若能饶过我们这一次的冒犯,晚辈敢以光明立誓,只要晚辈在一日,必定推动光明神殿与剑界友好互助,共同应对大时代下的危机。”“可以震慑别的那些欲要探查剑界的神灵,而且可以获取审判宫、光明奥义、神源、秩序权杖……,他们身上宝物不少。”张若尘道。戴菲神王看出来了,九天的确是有意将决策权交给张若尘,扶持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于是,看向张若尘,不再有任何轻视,道:“若尘界尊若这么做就太短视了,杀一位真神,就能引发一场战争。杀一尊神王和殿主之子,天堂界必与剑界不死不休。杀人,绝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柯扬善知晓张若尘对天堂界的敌视,道:“天堂界一战,矮人族几乎被灭族,大商神朝、血海藏天神殿皆损失惨重,天堂界已经制定了报复策略。此事不会波及到无量层面,所以主持者是本神。只要本神活着回去,这场报复,可以以更柔和的方式推动。”柯扬善连忙纠正,不再委婉,直白的道:“本神的意思是,尽可能化解这场报复。毕竟,天庭大敌是地狱界,内部还是莫要再起矛盾了!”张若尘道:“少殿主最好清楚的知道,天堂界那场劫难,是因为你们自己,是因为量组织。”“若非你们那么对待神妭公主,她岂会大开杀戒?若非你们自己内部出了多位量组织成员,岂会造成那么大的动荡?”“本神去天堂界,是担心你们被量组织颠覆,是去帮你们。这个人情,今后再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要能保住性命和修为,这些外物并不重要。今后,寻到机会,天堂界必定连本带利全部取回。张若尘将审判宫、光明奥义、秩序权杖、光之战斧……,包括柯扬善身上的神袍,与戴菲神王的铠甲,所有宝物,全部收取。戴菲神王和柯扬善看似平静,实则内心怨恨到极点。遗失了审判宫,回到天堂界,不知将要遭受何等严厉的惩罚。

万古神帝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