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土法造大明峥嵘图无敌从三国召唤猛将开始战国工程师明末中兴大帝南明靖江王隋末仕荣传:我掌天下绥远抗战风云录、

张亮一行数人策马疾驰,由潼关直入京师,灞桥两侧的柳树已经绿意葱葱,站在桥上眺望雨幕之中的长安,颇有一些阔别已久、物是人非的感怀。

去岁春日数十万大军由此开拔,一路向东,声势滔滔誓要开创千古未有之丰功伟业,时隔一年再回此地,面前迎接他们的却是一座在战火之中几乎打成废墟的长安城……

一路抵达春明门外,张亮取出李勣的将令印符递给守城校尉:“吾乃郧国公张亮,奉英国公之命入城赶赴巴陵公主吊唁,汝等速速通知长官,开城放行。”

校尉验看了印符,双手交还,不敢怠慢:“还请郧国公稍等,末将去去便会。”

如今李勣引数十万大军屯驻潼关,对长安虎视眈眈,一旦倾巢而来便是山崩地裂之势,关陇上下为此惊惧不已,面对奉李勣之命入城的郧国公张亮,谁敢轻忽慢待?

那校尉反身跑上城楼,未几一员偏将快步自城楼上下来,到了张亮马前,单膝跪地,执礼甚恭:“末将春明门守备尉迟岗,见过郧国公!”

“鲜卑尉迟”乃是北魏大族,族中杰出之士不少,自北魏、北齐、北周乃至于前隋之时都是军方骁将,实力强横,算是关陇门阀的一部分。只不过自尉迟敬德的祖父开始,尉迟家与关陇门阀渐行渐远,时至今日虽然挂着一个“关陇门阀”的名头,实则早已分道扬镳,尉迟敬德的功业地位全凭一身无力打拼,与关陇门阀扯不上关系。

如果其族中子弟在叛军麾下担任春明门此等要地之守备将领,那可就意味难明了……

不过这校尉显然是个灵性的,听闻张亮询问,立即明白其中关键,出言予以澄清。

当然,举凡“尉迟”之姓,大多同气连枝,其中是否相互牵扯谁也说不清。当然,大唐借助关陇之力而建,李唐皇族本身便是关陇的一份子,帝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其实很难与关陇彻底撇清关系……

张亮此行代表的乃是李勣,自然不能直接前往延寿坊会晤长孙无忌,李勣既不愿关陇认为他站队东宫,反之,亦不愿东宫认为他与关陇眉来眼去——你们打你们的,我就看看,不插手……这便是李勣的立场。

长孙无忌闻讯沉吟片刻,将宇文节叫进来,吩咐道:“备车,送吾去明福寺。”

大唐虽然尊奉道家为国教,但前隋以来兴建颇多寺庙,几乎遍及各处里坊,巴陵公主府便曾是明福寺的一部分,入唐之后赐给巴陵公主建府,与寺院毗邻,风景优美。

未几,一辆马车自延寿坊而出,前往明福寺,宇文节则带着几个家兵策骑赶往巴陵公主府。

张亮自春明门入城,举目四顾,街道之上来来往往皆是关陇兵卒,里坊交接之处、街道宽敞之地更是布满军营,吵杂混乱,屎尿横流,曾经繁华锦绣的长安城如今早已落得破败肮脏。

所幸关陇门阀对于入城兵卒的约束还算严格,并未有军队进驻里坊之事发生,寻常百姓虽然被圈禁在里坊之内,最起码的安全倒是无虞。

但张亮知道,随着金光门外那一把大火将关陇囤积的粮秣烧个精光,缺粮的情况将会在关陇军队之中蔓延。此等情况若是一直持续下去,迟早军心不稳、纪律涣散,饿极了的兵卒闯入里坊抢夺粮食之事肯定回发生。

到那个时候,诺大的长安城,数十万居民,将会彻底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这座天下第一雄伟的都城,亦将彻底毁于战火兵灾,无可挽回……

虽然张亮从来不曾认为自己是那等“忧国忧民”“心怀社稷”的贤良之臣,但此刻目睹长安城之现状,依旧感到心情沉重。被关陇掌控的地区已然如此,与东宫反复争夺的皇城又是一副如何状况,可想而知……

隋末唐初之时天下混战、百业凋敝、民不聊生之景象张亮亦曾亲眼所见,只不过那么时候年纪还小、阅历浅薄,尚不能体会那等“乱世人命贱如狗”“白骨蔽于野,千里无鸡鸣”之悲凉,今时今日见到这番景象,却是深感悲痛。

到得巴陵公主府外,张亮收拾心情、振奋精神,将那一点点随兴而起的伤春悲秋尽数排斥出胸臆之外,稍后全力应对长孙无忌,为自己能够在这场兵变之中攫取更大的利益搏一搏……

张亮来到府门前,看着门庭外街巷上寥寥无几的车马,摇摇头,翻身下马。纵然柴令武并无实权,但却是当朝驸马,更有其兄谯国公柴哲威执掌左屯卫,故此柴家也算门庭显赫。

张亮当年也是任侠恣意、快剑江湖的人物,门下义子五百,横行关中市井,与号称“壁龙”的柴续皆是长安市井江湖的头面人物,彼此虽然并未深交,却素有交道,此刻门前相见,颇有一些意气相投。

柴续抱拳,完全是江湖礼数:“郧国公莅临,柴氏满门感激不尽,还请先行入内觐见殿下,而后吾与公叙谈一番。”

柴续道:“客气客气,如今落井下石者众、情真意切者寡,郧国公能够前来,柴氏上下,皆感情谊。”

市里坊间皆传柴令武乃是房俊所杀,按说作为受害者的柴令武应当被赋予更多同情,对凶手房俊指责唾骂,结果却是如今东宫逐渐逆转局势,打得关陇军队溃不成军的房俊愈发威名赫赫、声势大增,诸多柴家的亲朋故旧居然唯恐登门吊丧会惹恼房俊,故而以局势紧张为由,未曾前来……

府内府外听闻张亮自潼关前来的消息,尽皆兴奋起来,彼此议论纷纷,更有无数消息自府内送往长安城各处……

张亮与柴续入府,先去灵堂吊丧,施礼之后,才去往后堂觐见巴陵公主。见到长乐、晋阳两位嫡出公主,以及南平、遂安、豫章、普安、东阳、临川、安康等一众公主尽皆在座,忙上前一一施礼致意。

巴陵公主还礼,面容悲戚、分外柔弱:“多谢郧国公前来,也请代本宫向英国公致谢。”

一旁的临川公主忽然开口:“郧国公此番回京吊唁,不知形成如何,是否要前去内重门觐见太子殿下?”

一直以来,李勣立场莫名,长安各方颇多猜测,如今终于有人代表李勣进京,一举一动或许都代表着更深的含义,也能够表明李勣的立场。毕竟眼下东宫已然扭转战局,彻底占据主动,李勣若是再不表态,等到将来东宫获胜、太子挫败兵变,必然对其身怀不满,甚至心中结成怨气。

张亮微微一笑,躬身道:“此番只是代表英国公前来吊唁柴驸马,并无他意,待到吊唁之后,微臣也将即刻动身返回潼关。”

她或许是此刻堂中最不愿意见到东宫扭转败局、转败为胜的那一个,倒不是对太子有多大意见,实在是不愿见到太子储位稳固之后房俊随之风生水起的那一幕。

新书阅读:从龙族的世界开始斗罗:从俘获女神开始变强综武大明小侯爷本仙尊不想当超级英雄西游:开局抢走嫦娥,送斩仙飞刀燕起北境山上种田那些年有幻想症的我才不只会幻想黑暗即将来临斗罗:从无敌开始俘获小舞、

《天唐锦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