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凛冬长夜扛着大炮闯三国绝代赘婿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莽荒之下战国时代的英灵、

诸将对李勣的高压手段不满已久,只不过畏惧其威严,敢怒而不敢言,此刻听闻薛万彻这般硬怼,一个两个舒爽得好似三伏天喝了冰糖水一般……那叫一个通透!

他知道跟这个夯货纠缠不清,关键是这货还真就没瞎扯,若因此而惩戒于他,不仅他不服,全军都不服。

他只想将这货远远的打发出去,眼不见为净:“着令薛万彻即刻率领本部出营,北行绕过两河交汇之处,至渭水北岸进驻泾阳,威慑右屯卫。不过临行之前,老子跟你说清楚,时刻谨记你自己的任务,万不能与疏忽懈怠,否则老子绕得你,军法也饶不得你!”

薛万彻只听到“即刻开拔”的军令,至于其他根本就是左耳听右耳冒:“喏!”

薛万彻美滋滋的大步离去,这数十万人汇聚一处,连空气里都充斥着尿骚味,实在是令人度日如年……

一众将领羡慕的看着薛万彻出去,程咬金舔舔嘴唇,赔笑道:“大帅,这薛万彻性子毛躁、粗鄙不堪,恐无法完成大帅交托之任务,不如让末将也一同前去,以作监督,如何?”

李勣好不容易顺了气,瞥了程咬金一眼,冷哼道:“想也别想,率领麾下兵卒将潼关看紧了,绝不容许任何一个门阀私军逃出关隘,否则休怪本帅不讲情面,将汝等统统治罪!”

一众将领对李勣又敬又畏,齐齐颔首,程咬金讪笑两声,努力挽尊:“不让就不让呗,这般凶巴巴的又是为何?行了行了,没事儿的话散了。”

李勣瞪他一眼,却没计较他“越俎代庖”的举止,淡然道:“就听从卢国公之言,散了吧。”

阿史那思摩瞅了诸人一眼,报了抱拳,一言不发的快步离去。他身为降将,身份有些敏感,况且又刚刚执行完向关陇送粮的任务,万一有什么风言风语的在军中传扬开来,他可就洗不清泄露消息的嫌疑了……

“嘿!陛下对他优容,他还真以为自己依然是突厥可汗了?瞧瞧这狂的,都不带正眼看人的!”

程咬金斜眼睨着他:“大帅是何心思咱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咱就想知道你是什么心思?”

程咬金打个哈哈:“千万别告诉咱你私会长孙无忌,就没顺带着谈点别的事儿……唉,别生气,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当真?告辞告辞。”

程名振与尉迟恭互视一眼,后者叹道:“好不如领了薛万彻的差事,拉着麾下军队至渭水之北屯驻,起码离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远点。”

任谁被李勣派去监督房俊都不会是他,毕竟他的儿子如今便身在右屯卫中,极受房俊赏识……

薛万彻带着麾下军队立即拔营,片刻不曾耽搁直接奔赴泾阳。大军一路疾行,先头骑兵部队更是风驰电掣一般抵达泾阳城外,吓得泾阳县令李义府浑身冒汗、两股战战,以为自己攀附东宫事发,被李勣“杀鸡儆猴”,差一点带着几个奴仆骑着马匹落荒而逃……

好在他心性还算坚定,胆战心惊的打开城门,结果先锋部队进驻城内且封锁四门,而后数万大军源源不断抵达城外,沿着渭水北岸安营扎寨,不仅对城内百姓乡绅秋毫无犯,更是搭理都不搭理他这个县令。

安好营寨,诸事妥当之后,当夜便带着几个亲兵乘坐小舟横渡渭水,抵达南岸之后直奔玄武门而去。

薛万彻自报家门,言及此番前来乃是寻访旧友,拜访房俊,把右屯卫斥候弄得一愣一愣……

见他随行不过三五人,且身无兵刃,警惕之心略减,小心翼翼将其护送至玄武门外右屯卫大营,入内通禀之后,将其放入营内。

大帐之内,房俊见到薛万彻进入,起身相迎,笑道:“一载不见,武安郡公别来无恙?”

薛万彻精神焕发,大步上前,哈哈大笑道:“何止无恙?这一趟东征吃得好、睡得好,仗打得也好,痛快至极!”

他率领麾下兵卒充当大军先锋,攻城拔寨势不可挡,打得爽快至极,至于最终东征大军功亏一篑,未能攻陷平穰城……这跟他有何干系?他只管自己带兵打仗,整体战局是输是赢,他懒得去管。

听闻薛万彻在辽东长驱直入狂飙突进,房俊赞赏有加;而听闻房俊出镇河西击溃吐谷浑数万精骑,紧接着阿拉沟设伏歼灭突厥与大食联军,继而马不停蹄转战西域,大破二十万大**锐,薛万彻更是崇慕敬佩,恨不能以身代之!

这家伙平素又憨又笨,但在打仗这件事上却是天赋异禀、能力卓越,也算是奇葩……

未几,酒宴上来,两人入座,房俊亲手执壶给薛万彻斟酒,而后端起酒杯,笑道:“军中不能饮酒,此乃铁律。不过今日武安郡公违背军令前来叙旧,此番深情厚谊,吾又岂能视若无睹?来来来,今日大醉一番,稍后吾还要亲自去军法处领受军规责罚。”

薛万彻又是感动又是欣慰,只觉得一颗芳心没有错付……一口将杯中酒饮尽,畅快笑道:“房二果然是英雄豪杰,吾深感敬佩,一同饮圣,待到大醉之后,吾与汝同受军法!”

酒至酣处,不免提到李元景之近况,尽管薛万彻没心没肺,也忍不住嗟叹道:“虽然如今分道扬镳,但当初好歹亲近一场,如今他落得这般下场,吾这心中着实不好受。”

当初房俊也跟在李元景身边,相处甚好,不过那是穿越之前的事儿了,房俊没多少感同身受,随意道:“脚下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利欲熏心、咎由自取,又怨得谁来?不过李元景自己找死也就罢了,其府上数百口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则着实有些悲惨。”

只要血脉仍在,传承不绝,某种意义来说死亡也不是不可接受,可若是血嗣断绝,那是比死还要悲惨十倍百倍的事情。

薛万彻情绪有些低落,不过他再是愚蠢,也知道李元景既然走到这一步已然是必死无疑,谁也救不得他,只能唏嘘感慨一番,也就作罢。

然后薛万彻举杯,面容有些严肃:“今日前来,一则是于二郎叙旧,共谋一醉,再则亦是有事相求。”

房俊慨然道:“你我之间,不分彼此,哪里用得着一个求字?无论何事只管道来,能办的肯定得办,不能办的也得想方设法的办。”

薛万彻这才说道:“如今长安兵乱,不知何等模样,而吾与关陇门阀素来不对付,尤其是长孙无忌更是恨吾入骨,他不能拿吾如何,只怕会刁难家中。听闻如今和谈进展顺利,不知能否央求太子派人入城,将吾家殿下接出来,暂且安置于二郎这边?虽然天下人皆言你好妻姐,但丹阳公主乃是你的姑丈母娘,所以吾不怕!”

新书阅读:未来真探重生魔医赘婿穿越自己小说里的我只好修仙自救关于帮盘古开天的我还要工作这事人在斗罗种向日葵新世纪领主捡到一个星际帝国我的七个妈妈绝世风华武傲龙魂北大毕业进太空堡垒、

《天唐锦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