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我老婆是秦始皇的女儿许三多的多余四弟我在红楼当王爷全民帝国时代:开局签到武林高手热血空城我来做明帝大唐:我有一座神级庄园替宋、

那厮根本就是个棒槌,眼中全无大局,行事追随本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眼下东宫危厄重重,东宫六率面对数倍叛军苦苦抵御,谁知道房俊会否在玄武门外又弄什么幺蛾子?

岑文本颔首,道:“来此之前,吾与刘侍中商议此事,意见一致,故而才一同前来。”

刘洎道:“眼下叛军主攻太极宫,显然打算拼死一战、速战速决,没有丝毫缓和。但叛军也畏惧于右屯卫战力之强横,故而只是调派长孙嘉庆、宇文陇所部前压,试图牵制右屯卫。此等情形之下,右屯卫调拨一支军队入宫协助东宫六率,可以分担东宫六率之压力。若叛军见到右屯卫分兵,欺负右屯卫兵力减少遂发动攻击,更能够减少东宫六率所面临的压力。”

按理说,这个策略对于东宫六率极为有利,如论叛军如何抉择都能够大大减少太极宫正面战场的压力。但是这策略几乎等同于“祸水东引”,一旦右屯卫调兵入宫增援,长安城东西两侧的叛军齐头并进再演一次“双管齐下”,右屯卫必然危险重重,即便免礼抵挡,亦是损失惨重。

自己一旦下达这道命令,房俊不会拒绝,定然立即派兵入宫,但心中肯定对想出这条计策的刘洎恨之入骨。

以房俊的脾气,宰了刘洎倒是不至于,可若是将其堵在哪个犄角旮旯狠揍一顿,完全有可能……

自己以往对刘洎多有不满,认为此人固然才能卓越、能力出众,但私心太重,未免不顾大局,可是眼下看来,人家为了缓解太极宫的压力,宁愿冒着得罪房俊的风险,牺牲不可谓不大。

心中权衡一番,李承乾决定对房俊颁布命令,至于刘洎会否因此将房俊得罪得死死的,一时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

正欲开口下令,便见到一个内侍快步入内,大声道:“启禀殿下,右屯卫已经于不久之前分兵数路,直扑屯驻于关中各地的门阀私军,特意命人告知玄武门守备将军,待他入宫奏秉。”

话音刚落,刘洎已经跳了起来,勃然大怒:“简直无法无天!此等紧要时候,自当上下一心、全盘协作,岂能由得他自作主张,想打谁就打谁?况且眼下叛军气势汹汹,东宫六率伤亡惨重,何必去理会那些乌合之众的门阀私军?轻重不分,恣意妄为,此祸国之贼也!殿下,微臣恳请立斩此獠,以儆效尤!”

我这都放弃个人利益全力支持与关陇死战了,你个棒槌居然还是那般恣意妄为,门阀私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能对战局起到什么样的影响?放着如狼似虎拼死一战的关陇军队不管,反而分兵数路那那些门阀私军开刀,这人脑子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这样的蠢货,居然也声威赫赫,时不时的与李靖、李勣这等当时名将相提并论?

若说对房俊之了解,他自然相比刘洎更深刻,所以很难理解房俊这等“英才天授”之人为何会做出此等愚蠢之决策?

这个时候分兵剿灭门阀私军,固然是一件功劳,可一切都得立于太子无恙、叛军溃败的前提之下,否则东宫覆亡、太子饮恨,纵然天下的功劳又有谁给房俊封赏?

况且,就算这一战东宫有惊无险,太子安然无恙,可是房俊紧要关头放弃救助东宫的行为,太子又岂能无动于衷,不会心生猜忌?

李承乾也愣了一下,但旋即反应过来,颔首道:“孤已经知道,派人前去右屯卫告知越国公,让其严防长安东西两侧的叛军骤然突袭,定要万分小心。”

刘洎兀自恼怒,谏言道:“殿下万不可妇人之仁!越国公固然有大功于东宫,但屡次三番无视殿下、不顾大局,恣意妄为狂悖无伦,若任由其这般胡作非为下去,必然使得全军士气溃散、怨声载道,殿下当予以严惩!”

也不说什么“立斩不饶”的话语了,他自己也知道那根本不可能,别说擅自行事、不顾大局,只要那个棒槌不造反,就算是杀人放火无法无天,太子也绝对不会将其斩杀。

李承乾示意一旁服侍的内侍给两人斟茶,温言安抚刘洎:“刘侍中不必如此激动,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玄武门外到底是何等情况,你我一概不知,又岂能贸然否定越国公分兵剿灭门阀私军之举措不对呢?越国公虽然年青,资历不深,但素来办事稳妥,绝不会轻率行事,他既然决定这么做,便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刘侍中稍安勿躁,若此后当真发现越国公此举不妥之处,大可予以弹劾,孤绝不包庇。”

自己生的儿子还会偏宠某一个呢,更何况是臣子?太子对于房俊之宠信朝野尽知,几乎已经突破了君臣之间应有之分寸,可谓言听计从、信赖有加,不仅从不反驳房俊之谏言,甚至对于房俊种种悖逆之行为视如不见,令人极是嫉妒又是不忿……凭什么啊?

又一个内侍快步而入,禀报道:“启禀殿下,玄武门外送来消息,越国公亲自带着军队集结于玄武门外,命人前来奏秉于殿下,说是若事不可为,殿下当迅速撤离太极宫,右屯卫上下决死以保殿下之安危!”

正在这时,“轰隆”一声传来,堂内诸人以为是震天雷爆炸的声音,但旋即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敲打在窗户上,才知道是一场骤雨,毫无征兆而来。

联想到此刻房俊正冒雨伫立于玄武门外一刻不敢懈怠,刘洎张张嘴,最终叹息一声,将满腹不忿憋在心底。

房俊那棒槌纵然有千般不是,但唯有一点即便是刘洎也从无怀疑——对太子的忠诚。

朝野上下尽皆攻讦太子“软弱怯懦”“不似人君”,恳请李二陛下易储之时,唯有房俊坚定不移的站在太子身后,助其对抗关陇群臣,拉拢各方势力,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将李承乾飘摇欲坠的储位稳住。

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不解房俊的选择,甚至予以嘲讽,似太子这等软弱之辈,迟早有一天会被李二陛下废黜,谁站在太子那边谁最终就将吃一个大亏,如何比得上大家隔岸观火、绝不站队?

就算要站,那也得站在有着关陇门阀鼎力扶持的晋王身后,李二陛下之宠爱、关陇门阀之扶持,谁都看得出晋王才是天选之子,固然身前还有太子挡在那里,但已经显示出惶惶大气,有九五之相。

这几年太子身上发生的转变早已令人瞠目结舌,谁也想不到当初那个怯懦不能的储君,居然一点一点的收获李二陛下的欢心、得到朝野上下的认可,慢慢的将储位坐稳。

若非太子的储位愈来愈稳,几乎不可动摇,关陇门阀又岂会这般丧心病狂的举兵起事,宁愿背负叛逆之骂名、付出惨痛之代价,亦要废黜东宫、另立储君?

新书阅读:灵气复苏:重生为蛇盗墓之我是胡八一的表弟富士山之雪从斗罗开始的剑客重生十八,小撩精轰动全球斗罗之开局复制昊天斗罗看视频得上亿投资金,校花求结婚我在异界放牧神灵我在异界点科技张三:我就是只小蚂蚁、

《天唐锦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