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对于宇文士及同甘共苦的态度非常满意,毕竟长孙淹若死了自己还有儿子,可若是“沃野镇私军”覆灭,宇文家就当真成了光杆将军,即便此番兵变成功,也势必从此一蹶不振。

长孙淹一身戎装,兜鍪摘下发髻散乱,脸上沾满灰尘,衣襟处亦是多处破损,很是狼狈,神情更是悲伤凄苦。

宇文士及宽慰道:“马革裹尸,正是吾关陇门阀之传统,五郎死得其所,关陇各家子子孙孙都不会忘记,你也不用太难过。”

虽然不知道长孙淹这一份悲怮之中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但只看其还能流出几滴眼泪,便算得上是还有一些情义。世家门阀之中,即便是手足兄弟,因着平素争抢家族地位、资源,反目成仇者不知凡几,即便表面上笑呵呵,心里也都恨不得对方死掉才好。

长孙无忌看他一眼,淡然道:“此番兵败,五郎阵亡,对于军队士气打击甚大。故而为父与郢国公商议,尽快调集军队,再度强攻太极宫。”

长孙淹连连颔首,挺直胸膛道:“父亲所言甚是,如今东宫六率亦是强弩之末,咱们只需不计伤亡猛攻不止,定能攻破承天门、攻陷太极宫!孩儿愿再度上阵,奋勇杀敌,为五弟报仇雪恨!”

长孙无忌大声道:“说得好!既然你有这份心,为父岂能不成全于你?如今调集军队猛攻太极宫不难,难在右屯卫陈兵玄武门外对咱们的两翼虎视眈眈,一旦其抓住咱们的漏洞予以突袭,不仅使得咱们伤亡大增,更会迫使正面强攻之势难以为继。所以为父决定,由你率领整编之后的门阀私军出金光门,向北攻略右屯卫阵地!不求击溃右屯卫,只要能够将其牢牢牵制,不能插手太极宫的战斗,就算你大功一件!此事若成,为父许你家主之位!”

先前他还战意旺盛的模样,誓要上阵杀敌为长孙温报仇雪恨,那是因为就算当真上了战场,自己身份高贵也只是稳坐中军,毋须冲锋在第一线,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即便战败也会第一时间撤下来,东宫六率稳守太极宫尚且兵力不足左支右绌,根本无力追击,随意安全问题不必担心。

可突袭右屯卫就完全不一样了,房俊麾下那帮子骄兵悍将最是剽悍,自己一旦战败势必被衔尾追杀,万一跑得慢了,岂不是腰背乱认分身剁成肉泥?

他吓得面色发白、两股战战,使劲儿咽了口唾沫,试图让父亲收回成命:“父亲明鉴,非是孩儿不肯死战,只不过您也清楚那些门阀私军的战力,简直不堪一击,怕是一触即溃……兵败事小,若因此耽搁了父亲的全盘计划,孩儿百死莫恕其罪!还请父亲三思。”

长孙无忌瞥了他一眼,捋着胡须,淡然道:“这一点,为父岂能不做思量?你放心,宇文陇会调集‘沃野镇私军’在你后边压阵,反畏敌不前者,杀无赦!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带兵冲锋便是,只需拖住右屯卫,便是大功一件。”

毋须多问,他明白这是父亲对于之前他与长孙温之间手足相残、家族内斗之事非常不满,心中恼怒。现在长孙温阵亡,不需责罚,他这个还活着的就得为此事付出代价,接受惩罚。

见到长孙淹心惊胆战却不敢拒绝,宇文士及在一旁道:“四郎放心,吾会让宇文陇率军尽可能的前压,一旦局势不利,你便迅速后撤让宇文陇保护。咱家的私军虽然不如右屯卫精锐,但全力防御之下想要保住你,还是不难的。”

又看着长孙无忌,施礼道:“父亲放心,孩儿定完成任务!这就下去整编兵马,待父亲一声令下,即可出征!”

看着他的背影,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胆色还是差了一些,当初房俊率领一卫兵马敢于直出白道横行漠北,直捣龙庭覆亡薛延陀,亦敢率两万兵马封锁大斗拔谷,与七万吐谷浑铁骑激战……咱们关陇,后继无人呐。”

以往他素来觉得房俊那厮嚣张跋扈毛躁冲动,颇为不屑,但是对比自己的那些个儿子,却发现若是有个能比肩房俊,他怕是做梦都能笑醒……

心里却有些哂笑,你好歹也有点自知之明吧?跟谁比不行呢,非得跟房俊比……即便是你最器重的嫡长子,在人家房俊面前简直犹如土鸡瓦狗一般,其余那些个不成器的更是根本没有可比性。

关陇的确后继无人,但更真实的真相是房俊的光芒太过耀眼,后起一辈当中无人可出其右,其璀璨的光芒将会掩盖住整整一代人。如果此番东宫化险为夷、守住储位,他日更顺利登基,那么未来最少三十年内,没人能够撼动房俊“朝中第一人”的地位。

别说是你家这些个不成器的,即便陛下诸子各个人中之杰,论心性、论才华、论能力、论胆略,又有那个比得上房俊?

想到这里,宇文士及越发觉得命运有时候真的有迹可循,似房俊这样的人中龙凤,生来或许就注定要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抵定乾坤、翻云覆雨、将帝国带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或许,也应该好生考虑一下此番兵败之后要如何应对了,不能等到事不可为之时山穷水尽,却半点计较都没有,还要被长孙无忌牵着鼻子走……

外头的喧嚣终于消停下来,大抵是长孙淹将所有门阀私军的首领都带了出去,开始整编兵马,准备突袭右屯卫。

长孙无忌喝了口茶,发现茶水已经凉了,遂将茶杯放在一边,问道:“张亮那边可有消息传回?”

长孙无忌道:“这倒不必担心,张亮不是傻子,他打的是两边下注的主意,即抱着李勣的大腿立于不败之地,又在咱们这边钻营,试图攫取更大的利益,那么就不会坑害咱们,那样对他有害无益。”

诸遂良是他插在李勣身边的一根钉子,屡次给他送来消息,但他心中却渐渐疑虑增多,因为遗诏之事,诸遂良未有只言片语,这明显不合情理。

这里头有太多的谜团,令长孙无忌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他更希望张亮能够取代诸遂良,将东征大军当中的内幕向自己泄露出来……当然,对于张亮这样首鼠两端之辈,他自是不会尽信。

《天唐锦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