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间此刻纹丝不动的站在了湖面上,阴冷的湖水并没有将他给吞没,反而如同坚实的地面一样让他行走自如。

被他从湖水之中带出来的阿红和曹洋却依旧没没办法立足,一旦杨间松手,他们两个人就会再次沉入湖水之中,这种情况属于灵异特性,纵然是他驾驭了这片鬼湖也没办法改变这种话特性。

“真没有想到,把我从湖水之中捞出来的人会是你,杨间。”曹洋此刻脱离了湖水的影响,他马上就恢复了行动,并且恢复了意识。

不过他一直都是清醒的,只是鬼湖之中,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长时间的浸泡在水中。

“感谢的话之后再说,又有新的情况出现了,柳三刚才似乎被人干掉了,刚才我看见他沉入了鬼湖之中。”杨间面无表情,鬼眼盯着不远处的那艘黑色小船。

为首的那个独眼老人应该就是柳三说的那个守在祠堂的神秘人,之前柳三形容过这个人的特征,至于那个无脸的男子,杨间在鬼街上有过一次相遇,还有了短暂的交流,不过那妇女还有另外一个男子他却不认识,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也是古镇上的人。

“这个人和刚才那坠入水中的那人是一伙的,是昨天进入太平古镇调查鬼湖事件的驭鬼者。”

刘老板继续补充了之前的话:“旁边那女子和他是一伙的,最后那个穿制服的男子似乎是从湖中打捞出来的幸存者。”

妇女冷笑道:“你眼睛在看哪,带头的那家伙才最危险,居然能从湖水之中游上来,而且还没有受湖水的影响,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后生已经用了某种特别的方法获取了一部分的灵异力量。”

“不过越是如此,就越要弄死这家伙,他不死的话,如果任由他带走一部分灵异力量,湖水就越要失控,所以我们得将这人留下。”

“不杀也得杀,不杀太平镇就要被淹,这年头外面闹鬼死的人还少么,再死几个也无关紧要,而且还是那句话,死在这里没有人会知道,就和刚才那个沉入湖底的家伙一样。”妇女心肠有些恶毒,张口闭口的就是要杀人。

那独眼老人依旧是一言不发,他只是眉头紧锁,似乎在思索刚才做的事情是不是错了。

“当着我的面讨论杀不杀我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杨间神色冰冷,他随手松开了曹洋和阿红,然后踩着湖面向着那黑色的小船走去。

脚下,一层红光笼罩,映照在湖面上,让他们没有接触湖水,自然也就不会再次沉入水中。

此刻那妇女开口道:“没什么好躲躲藏藏的,不过是杀人罢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说的对,不过是杀人罢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所以你们这些老一辈的驭鬼者今天为了保住太平镇,要动手把我们这些人全部留在鬼湖么?就和之前沉入水中的柳三一样?”杨间面无表情,语气生硬冷淡。

刘老板却道:“我们并不是想动手,我们这次来是看看情况的,如果可以的话让这片湖水恢复原状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看看情况就把我的纸船抢走,让柳三沉湖了?老一辈的作风真是够狠的。”杨间道:“我们是来处理灵异世界的,你们却是来处理我们的,这立场足以说明一切了。”

“也好,宁杀错,不放过,我不清楚你们老一辈到底有什么手段,但是我也不介意在这里干掉你们。”

那妇女有些生气,声音嘶哑而又尖锐:“听听,听听,我们这大半辈子守在这太平镇上和那些脏东西打交道,总希望外面的日子能够平静一些,现在到头来还是避免不了被人打上门来,依我看,上一辈的规矩也是时候提前改改了。”

“要不然窝在这里一辈子,死的时候连口棺材都混不上,干脆今天一不做二不休,干掉这几个人,然后大家离开古镇,出去走走,过几年好日子,也算是没白辛苦大半辈子。”

黑色的小船此刻也剧烈的摇晃起来,湖水都差点淹没了船只,宁静的水面上也立刻泛起了阵阵涟漪。

那剧烈翻滚的湖水之中,一根金色发裂的长枪被水流硬生生的冲刷了上来,缓缓的浮出了水面,到最后竟立在了他的身边,纹丝不动。

“对付你们这几个老东西我会尽可能的用上所有的手段。”他语气平静,不过却已经缓缓的抓住了那根发裂的长枪。

只是他们隐藏在太平古镇,没有出去,所以外面的灵异圈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存在,但是他们一定是和民国时期的驭鬼者有着很深的牵扯。

“后生,动手之前得想清楚,我们这些人没几年好活了,基本上半只脚已经踩进了棺材里,要清楚驭鬼者临死之前拉几个垫背的是最轻松的事情,你年纪轻轻,以后的路还很长,犯不着和我们这些老家伙较劲。”

“太平镇上的事情,我们太平镇的人来处理,你带着你们的人离开这里吧,所有的事情就当做是没有发生过,我们这些老家伙一辈子窝在这里习惯了,也不会出去瞎逛,所以放心好了,外面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就此打住也不是不行,把那个老女人丢下船沉湖,这事情就算是结束了。”杨间伸手一指,点名了那个妇女。

独眼老人又道;“我怕是前脚把她沉湖了,后脚你就要继续动手,古镇的人不多了,死一个少一个,我们只是不想招惹是非而已,并不是怕事。”

“我们的人已经被你沉湖了一个,一个换一个,这是公平,dota2鸭脖电竞既然你们不这样做,那就没诚意,没有诚意的谈判那还谈个屁,你这老东西倚老卖老,又想惹事,又不想负责任,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杨间毫不客气的就冷冷的骂了一句。

“也好,你刚才说一只脚已经踩进了棺材里,活不了几年了,那我今天就让你们另外一只脚也踩进去。”

“影响现实的鬼域么?这年轻后生果然不简单。”刘老板似乎阅历丰富,一眼就认了出来,他不慌不忙只是微微抬起了手中的那油灯。

到了那妇女的时候,她手中的油灯上的灯光像是被狂风吹动了一样,火光摇曳,几乎要熄灭了。

那个独眼老人一只惨白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动了起来,盯着船尾的位置。

“鬼域无法影响小船,所以就改变了自己的位置么?不错的手段,这刀很危险,不过缺点也大。”独眼老人冷着脸,趁着这个机会一把抓住了杨间的长枪。

独眼老人一把夺走了杨间手中的长枪,但是到手之后却脸色骤变,猛地又丢了出去。

“是必死的诅咒?”妇女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然后套在了这个独眼老人的身上。

诅咒转移了,被转移到了那件衣服上,让那个独眼老人避免了被诅咒杀死的风险。

而脱下外套的妇女,衣服下面又是一件新的外套,款式差不多,只是颜色花式不太一样。

“我的东西可没那么好拿。”杨间身形后退,他一把抓住丢出去的长枪,落在了不远处的水面上。

“再动手下去真要出人命了。”刘老板说道:“你一个人对付我们四个,没什么胜算,差不多收手吧,先处理这片湖才是当务之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