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斧君从车上走下,向眼前的四位无量躬身行礼,刀刻斧凿般坚毅的脸上,却写满无奈,道:“被迫来此,送一口棺,请四位神尊、神王莫怪。”张若尘携带一身寒气,已走到黑色棺材旁边,迟疑了瞬间,伸手将棺盖打开。整个天地,随之变得森寒肃杀。昔日风情绝代,笑斩天下英杰的第一杀手桃花,变得白发苍苍,枯瘦如柴,与一具蒙皮的骷髅没有区别。张若尘五指紧紧抓在棺材壁上,哪怕明明早有感应,却依旧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唇齿紧咬,目光痛苦中带有无穷杀意。张若尘用尽所有理智,压制心中的怒火。但神念还是凝成一只无形的手,提起石斧君的脖颈,将他提得吊了起来。头颅和身体重新凝聚,石斧君继续道:“我只是一个送棺的!我若不来,亦是死路一条。界尊难道不想知道,玄一为什么这么做?”蚩刑天一巴掌向石斧君甩过去,将他打得在虚空翻跟头,石质的脸,出现许多裂痕。石斧君憋屈到抓狂,但克制住了,知晓这个时候惹不得他们,道:“本君和玄一没有任何关系!当年,本君被诬陷是量组织成员,惨遭石族神灵围攻,迫于无奈,只能远走边荒宇宙,躲避量组织的是是非非。但没想到,不久前,与玄一撞了个正着,沦为阶下囚。”张若尘坐到白玉车架的车轮上,眼神冰冷深沉,道:“我不管你是迫于无奈,还是本就在为玄一办事。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玄一在哪里?”石斧君感受到张若尘的杀意,连忙道:“之前,玄一是在白狐城将这口棺材给我,让我送来给你。此刻还在不在白狐城,就不得而知了!”石斧君道:“玄一说,桃花已谢,阿乐已死,他们都是因你才会有这一劫!但,叫你别太愧疚和悲伤,因为孩子还活着,你还有机会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你只需要,将地鼎和逆神碑交给我,带回去,他就会放了孩子。”张若尘打开木匣,看到匣中之物,本是已经将怒火和杀意压到内心深处,表现得绝对平静。但在这一瞬间却崩溃,所有坚韧和克制都被击破。石斧君道:“玄一说,小孩子受了惊吓,一直在哭,太吵了,所以将舌头割了下来。顺便也算是一件信物,免得你不信。”张若尘手掌托着木匣,身上爆发出数之不尽的剑气,从未像此刻一般,欲将一个人碎尸万段。蚩刑天一拳将石斧君打趴在地上,心中怒不可揭,道:“你们怎么这么残忍?”“是玄一,本君只是一个送信的。”石斧君心中愤慨,最近这些年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从地狱界的一方霸主沦落到这个地步。千骨女帝剑指石斧君眉心,道:“若是拿到地鼎和逆神碑,你去哪里找玄一?”石斧君沉思,目光看向张若尘,道:“我自然愿意配合你们,但玄一还留了一句话给张若尘。”

万古神帝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