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想到前一刻还对着右屯卫阵地发动潮水一般攻势,无视惨重伤亡誓要攻破右屯卫防线的门阀私军,在下一刻便士气崩溃、兵败如山倒?

铁蹄阵阵,吐蕃胡骑风卷残云一般呼啸而至,无视丢掉兵刃蹲在地上的兵卒,向着那些犹自奔逃的兵卒挥舞着藏刀,凶猛砍杀!那些兵卒惊慌失措,根本忘了就地投降,撒开腿惊骇欲绝的四散奔逃,却被散开阵型的吐蕃胡骑一路追杀,尸横遍地。

长孙淹率领亲兵被一层一层的乱军堵在当中,进退无路。一队吐蕃胡骑见到乱军之中尚有一支骑兵,立即两眼发亮,知道这很可能是敌军将领,或杀或擒都是大功一件,立即呼喝着策骑冲来。

长孙淹吓得两股战战,一骨碌从马背上滚落,手中横刀一丢,蹲在地上抱头:“我投降,我投降!”

什么尊严,什么志向,这一刻在吐蕃胡骑明晃晃的刀口之下,他心中唯有保住自己的小命……

命在,一切尚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命丢了,即便别人赞一句“有骨气”,又顶个屁用?

一队吐蕃胡骑旋风一般冲到近前,勒马站定,几个兵卒跃下马背,上前一脚将长孙淹踹翻在地,其中一人操着生硬的汉话喝问:“你是何人,是何身份?”

眼瞅着长孙淹身上的铠甲与旁人不同,显然身份不同寻常,却身边围着那么多骑兵,搞不好是个大官……

长孙淹唯恐这些吐蕃蛮子二话不说抡刀就砍,此刻听到喝问,半点不敢隐瞒:“吾乃长孙家四郎长孙淹,正是这支门阀私军的主将!”

那将军身材魁梧、面色古铜,坐在马上犹如渊渟岳峙,正是禄东赞的儿子赞婆……

赞婆抬眼看了一眼遍地俘虏,又听闻俘虏了这支军队的主将,心情大好,满意道:“将此人捆绑,带在军中。留下两千人看守俘虏,若有反抗,杀无赦!其余人等立即虽吾向南与右屯卫骑兵汇合,上一次让宇文家的私军跑了,这回定要将其击溃!”

命令下达,吐蕃胡骑立即一分为二,有人将长孙淹五花大绑放置与马鞍上,一部分留守此地看守俘虏,一部分随着赞婆策骑向南疾驰。数千吐蕃胡骑策马呼啸,声势如雷。

宇文陇眼瞅着吐蕃胡骑由远及近,行军轨迹划出一道弧线,在自己阵前硬生生穿插过来,将自己与前方的长孙淹所部一分为二。心里哪里还有半点侥幸?根本顾不得长孙淹下场如何,连声下令全军后撤。

撤也不敢撤得太快,麾下虽然皆是关陇军队的精锐,但彼此之间缺乏默契,万一撤得太急导致阵型涣散,再被吐蕃胡骑捉住战机掉头杀来,那可就完蛋大吉。

即便他明知道右屯卫的骑兵很可能正在某一处向着自己迂回而来,说不定下一刻就陡然出现……

军中上下极其紧张,眼睁睁的瞅着吐蕃胡骑杀入门阀私军阵中肆意砍杀,那些门阀私军一片一片弃械投降,却无能为力,根本不敢停下脚步,全力后撤。

大军退过光化门,长安城墙西北角上的箭楼灯光已经依稀可见,只要由此绕过去便可抵达开远门,那里是关陇军队的防区,即便右屯卫骑兵敢追上来,开远门、金光门一带的关陇军队也可立即增援。

宇文陇略微松了口气,但是悬着的一颗心还未放下,便听得耳边马蹄隆隆,他骇然变色,抬头向着南边看去。

很显然,这支右屯卫的骑兵潜伏已久,由永安渠一路迂回至此,试图直插身后将他这支军队退路截断。只不过此处距离长安城墙太近,敌军不能隐迹藏形,这才露出真容。

但是敌军全是骑兵,机动性强,一旦绕到城墙西北角便会彻底截断自己的退路,到时候与吐蕃胡骑前后夹击,两支骑兵来回冲锋肆意冲阵……一股寒气侵袭宇文陇全身。

他顾不得危险,更不管右屯卫骑兵会否放弃截断退路直接向他杀来,只想着赶紧抵达城墙西北角占据有利地势,挫败右屯卫骑兵的阴谋,故而率领亲兵依旧麾下骑兵策骑狂奔,想要赶在右屯卫前头。

右屯卫骑兵显然也明白了宇文陇的图谋,根本不在乎若此刻杀入关陇军队阵中将会肆意杀伐,只一味的沿着城墙根向西疾驰。

两支骑兵在相距百余丈的距离之内,并行着朝着城墙西北角狂奔,一场截断与反截断的竞逐在此展开。

宇文陇的战略没错,只有占据城墙西北角的有利地势才能狙击右屯卫骑兵,由此给麾下军队争取逃往开远门方向的机会。但他忘记了此番右屯卫的战略与前一次一般无二,不仅有右屯卫的骑兵予以穿插,还有吐蕃胡骑衔尾追杀。

这边两支骑兵风驰电掣一般抢占先机,身后,吐蕃胡骑已经劈天盖地的掩杀而至。骑兵都已经被宇文陇带走试图阻截右屯卫骑兵,剩下的步卒撒腿狂奔,却如何快得过战马?

吐蕃胡骑从后追杀而至,赞婆指挥着部队冲阵而后将关陇军队截成一段一段,分别围剿,心中却再一次泛起感慨:原来打仗竟然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唐军之军威震慑天下,令吐蕃人甚为忌惮,否则也不至于对大唐城池垂涎三尺却迟迟不敢发动正面战争攻城掠地。但是此番随同房俊驰援长安,却给于赞婆一个难以置信的印象——似乎大唐百余万军队,除去右屯卫之外,余者皆战力有限,吐蕃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他虽然是吐蕃人,但吐蕃是吐蕃,噶尔家族是噶尔家族,绝对不能混为一谈。如今噶尔家族遭受松赞干布猜忌,被一脚踢到青海湖承担面对大唐兵锋的压力,他又怎能愿意让吐蕃攻略大唐城池壮大势力?

吐蕃胡骑面对关陇步卒,将骑兵的优势展现得淋漓尽致,驱赶、冲散、分割、围剿……紧紧追着关陇军队的尾巴肆意屠戮,杀得尸横遍野、鬼哭狼嚎。

宇文陇全力疾驰,看不见身后的局势,可就算他知道吐蕃胡骑正在对他的军队衔尾追杀又能如何呢?此刻掉头回去救援步卒,那便是自寻死路,不仅要与剽悍的吐蕃胡骑硬拼,胜负未知,且还要承受被右屯卫骑兵截断退路的绝境。

他只能一味的向前,不断的向前,争取在右屯卫骑兵之前占据城墙西北角,从而为麾下军队提供一个撤退的通道。

两支骑兵好似赛跑一般,明明相距不远,其中一方只需偏离路线向另一方靠拢,便可以短兵相接,却谁都不管另外一方,只是将马速提升至最快,全力朝着长安城的西北角狂奔。

隆隆蹄声犹如滚雷一般轰鸣,城墙内侧各处里坊的百姓被惊动,先是纷纷讶然,继而满是惊惧,该不会是有人意欲攻破城墙,将战火燃烧至整座长安城吧?

长安城西北角有一处高地,一旦占据此处,可居高临下对敌人发动俯冲,占尽地利。然而宇文陇刚刚奔上高地,尚未来得及布置阵列,右屯卫骑兵已经旋风一般衔尾而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