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运气不太好,之前在分割鬼湖的时候没有脱离出来,导致现在还停留在这片湖水之中,而且现在这个情况需要人手去处理逐渐挣脱鬼湖束缚走出来的厉鬼,不管是柳三也好还是李军也好都是非常重要的帮手。

异类这条路也不是走上去了就是完美无缺的,还是有一些潜在的风险,只有时间久了这些风险才会慢慢的呈现出来。

“并不是我一个人走上了异类的这条路,以前民国时期的人肯定也走上了这条路,外面那个独眼老人也是异类,但是异类也并不完美……”

现在杨间自认为比较完美的这条路,成为异类,似乎也不那么完善,唯一的区别,几种方法哪种方法活得更久一点罢了。

“原来如此,没有什么所为完美无缺驾驭厉鬼的方法,也没有什么正确的驭鬼者道路,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谁活得久,谁的方法就是对的,如果驾驭两只鬼可以一直活下去那么他的方法就是对的。”

鬼湖之中,杨间搜寻这柳三和李军的同时,感受着自己状态的不对,结合以前的所有经历,恍然之间他想通了一件事。

“所以,民国时期老一辈驭鬼者没有留下任何有关驾驭厉鬼的方法,因为这些方法他们也不知道是对是错,还不如重新开始,也许新的时代新的碰撞能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路,重复老路没有任何意义。”

犹如这阴冷的鬼湖一样,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的希望,有的只有沉沦和黑暗,以及黑暗之中的厉鬼。

杨间猛地收回了思绪,止住了自己这个想法,因为再想下去的话他的内心会动摇。

杨间以前没有绝望,现在想通了一件事情就变的绝望了,那么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又算是什么?

李军沉在湖底,并未如之前一般飘在湖水中,此刻的他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干瘪无力,只有眼眶,嘴巴的三个洞零星的冒着阴森的火光。

鬼火是一只厉鬼,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火,纵然是鬼湖再怎么压制也不可能完全消灭。

“鬼湖的灵异分散之后,原本在第三层水中漂浮着的李军就沉到了湖底,这意味着鬼湖的灵异被削弱了,难怪之前的鬼可以脱困。”

李军的模样已经完全变了,人皮上是一张陌生的人脸,麻木而又诡异,这是一只彻彻底底的厉鬼,只有阿红将李军画上去之后才能将其复活。

“不应该啊,周围的鬼越多,我隐藏的就越深,就越无法被找到,这是鬼戒上的灵异规则不会弄错的,等等……鬼盯上的不是我,是李军的人皮。”

那具女尸依旧飘荡在身边,没有离开的趋势,而且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次的厉鬼显露出了实体,这意味着厉鬼已经有袭击的打算了。

“被这鬼接触的一瞬间,我就会融化身体,而我现在禁不住一次又一次的重启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带走柳三迅速的脱离这里。”

棺材钉,柴刀之前已经用过了,证实在鬼湖之中对这厉鬼无用,他不想浪费时间。

而且杨间还没办法对付的了它,甚至还会被这厉鬼轻而易举的干掉,如果多杀几次,他甚至都不能保证已经身为异类了的自己还能活下去。

黑色的长发在水中飘荡,时不时的缠绕在杨间的身上,他好几次都下意识的伸手去扯,但是很快却止住了这个冲动的举措。

“这种情况下想要不受一点影响的找到柳三并且离开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杨间脚步停了下来,身体微微一侧,躲过了飘荡过来的女尸。

杨间鬼眼窥视的范围很大,除了一些灵异阻隔之外,他可以看清楚湖底的一起,可是他暂时没有找到柳三的痕迹。

如果是的话,这次事情结束之后,他会触发媒介,拿起柴刀给柳三一刀,直接肢解了他。

他鬼眼的视线之中存在不少的尸体,最后他快速的锁定了一具陌生的尸体,那具尸体年纪不大,像是一个十五六的青年模样,但是样子却很老,满身皱纹,犹如沟壑,更像是起皱的纸张一样。

“是我,没想到你可以无视鬼湖的影响自由在鬼湖之中影响,可惜我不行,我没办法动弹,能说话已经是极限了。”柳三开口,果然是听得见。

“我要带你和李军一起离开这里,外面情况失控了,需要你们出力的时候。”杨间冷着脸道。

“救我出去,外面的失控我帮你摆平,还有那个老东西你杀了没有。”柳三问道。dota2鸭脖电竞

柳三此刻似乎变了一个人,冷声道:“惹急了我,灵异圈没有我不能干掉的活人。”

“杨队,你这话就生分了,我们是同事,是战友,不是敌人。”柳三此刻话一转,带着几分讪笑道。

你死活的拼杀之下,他是有信心干掉目前灵异圈任何一个人,但是杨间不是敌人,而且手段也很多,这事情结果如何,得试了才知道,但是这事情没办法试。

“你有这想法很正常,每个获取了厉鬼力量的人,都觉得自己能干掉任何一个人。”杨间表示理解,他没有因为柳三的话纠结。

“杨队,带我离开之前,你不想办法处理那具趴在你身上偷听我们说话的尸体嘛?”柳三说道。

他此刻认真观察才发现,这女尸一直贴着杨间周围飘荡,而且一直在诡异着注视着周围,并不是一具单纯的女尸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