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大隋生存攻略我在明朝玩三国大唐挽歌重生之商业神话仙梦蝶缘帝都劫农门丑妇大秦命运、

雨水自天井四面瓦檐倾泻而下,注入青砖砌成的花池之中哗哗作响,满溢而出顺着沟槽流入排水渠,水星四溅。

李勣哼了一声,不满道:“你是不是在宫里待得久了,自诩天下第一等聪明人,所有人都在你掌握之中,心甘情愿的如坠彀中?原本房俊迫于无奈,或许铤而走险不得不猛攻玄武门以解救太子,如此可令左右为难、犹豫不决的张士贵坚定守城之心。然而现在,房俊只需将遇刺一事告知张士贵,张士贵岂能不知如何抉择?”

张士贵之所以尚在犹豫而不是彻底投靠太子,只因为心中对于李二陛下的忠诚,愿意拼死一战完成陛下遗诏之中嘱托之事。

封锁玄武门断绝太子撤退之路,此乃奉旨行事,固然对不住太子,却对得住李二陛下。同样,废除太子、另立储君,尽快结束这场兵变尽可能的保存朝廷元气,这也是一个忠臣应当去做的事。

朝野上下,无分敌我,没有人不认为房俊乃是未来的帝国柱石,其功勋、能力,不仅在年青一辈当中无出其右,即便是算上贞观勋臣,又有几人可堪比拟?

对这样一个当世人杰猝下杀手,以刺杀之手段达成目的,这在张士贵这等光明磊落之人心中会是何等看法?

而老宦官想得更多,之前他派黑衣人前去催促张士贵尽快行事,遭其拒绝,黑衣人更是奉自己之命伺机搏杀……

也只是遗诏而已,毕竟不是李二陛下金口玉言,对于张士贵这等功勋地位无与伦比的勋臣来说,约束力极弱。一旦使其觉得奉行遗诏会产生极为严重的后果,改弦更张或许就在一念之间。

李勣愈发觉得这老宦官是老糊涂了,反问道:“汝欲将陛下置于‘父子相残’之境地乎?‘虎毒不食子’,若将此事一切公开,让外界知晓废黜太子乃是陛下之意,陛下将会背负何等骂名?”

这几年,太子好似完全变了个人一般,处事公正、遇事沉稳,且不改其仁爱敦厚之本性,深受臣民爱戴。一旦关陇门阀兵变成功,将会面对天下人无穷无尽的唾骂,同理,即便是李二陛下公开易储,且以此等斩尽杀绝之手段毫不给太子留有活路,你以为天下人会如何评价?

李勣目光冷淡的看着他,缓缓说道:“自今而后,这件事你便不要插手了,一切有吾来安排。”

老宦官抬起眼皮,盯着李勣挺拔消瘦的背影,然后默不作声的转身走进正堂,不理会停放在堂中的棺椁,抬脚进了一侧的偏厅。

宇文士及裹挟着一蓬风雨进入到临街这间商铺,脱下蓑衣递给身后的仆从,堂上诸多文吏武将一一施礼,其中有几人予以慰问,宇文士及微笑着回应,然后径直进入偏厅。

偏厅内,长孙无忌正将一份密信放在书案上,见到宇文士及前来,看他虽然面色苍白但精神尚可,遂点点头,道:“你也知道了?”

宇文士及颔首,上前坐在书案对面,瞄了一眼那封密信,叹息道:“房俊遭遇刺杀,局势愈发令人迷茫,只是不知到底何人为之?”

尤其是得知刺客居然乃是薛万彻身边跟随多年的亲兵,愈发令他觉得此事非比寻常,绝不仅仅是一场寻常的刺杀那么简单,顾不得病体未愈,赶紧前来延寿坊与长孙无忌商议对策。

长孙无忌摇头,沉声道:“都是死士,刺杀未遂,即刻服毒,没有一丝一毫犹豫,如今死无对证,根本不可能查出谁是幕后主使。”

老仆送来香茗,长孙无忌令其搁在书案上,然后挥手将其斥退,亲手执壶,给宇文士及斟茶。

宇文士及颔首致谢,手里捧着茶杯,蹙眉道:“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便是李勣……但以吾之了解来看,dota2鸭脖电竞李勣其人行事讲究光明正大,甚少玩弄阴谋诡计,况且与房家乃是世交,两家有通家之好,战阵之上或许各为其主你死我活,但不大可能以此等手段对付房俊。”

同朝为官多年,对于彼此的行事风格早已颇为了解,李勣这人说白了就是有点清高自傲,倚仗自己的军功自视甚高,不屑于使出那些阴私龌蹉的手段。

尤为重要的是,以薛万彻在朝中的地位,李勣既无能力更无必要在其身边安插死士……

长孙无忌生生给气笑了,屈指敲了敲桌子,不满道:“何必这般拐弯抹角?你直说怀疑我就行了!”

长孙无忌没好气道:“吾的确有这个动机,也有这份能力……但你忽略了一点,吾若早有这等安排,又何必等到今日方才动手?成败暂且不论,早已经对那厮下手了。”

虽然已经不大信任长孙无忌的人品,但宇文士及觉得的确不像是长孙无忌的作风。起事至今,关陇军队屡屡受挫、损失惨重,其中尤其以右屯卫带来的伤害最大,再加上房俊与长孙家的恩恩怨怨,以长孙无忌的睚眦必报,当真有刺杀房俊之能力,又岂会等到今天?

即便抛开那些恩恩怨怨,房俊坐镇玄武门使得关陇门阀一筹莫展,又岂能任由房俊活蹦乱跳时不时突袭关陇军队一拨?

然而既不像是李勣之作风,又不是长孙无忌之手笔,又有谁人能够在薛万彻这样不堪大用之人身边安插死士,并且指使死士施以对房俊的刺杀?

长孙无忌拈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水,忽然问道:“若陛下当真留有遗诏,你认为会制定何人来执行这份遗诏?”

李二陛下殁于军中,李勣以副帅之职接管全军理所当然、名正言顺,同时接受陛下临终遗命执行遗诏,亦是顺理成章。无论局势、情理,皆应如此,遍数当时军中将校,又有谁能有资格越过李勣受命执行遗诏?

武德九年,李二陛下率领天策府众将设伏于玄武门下,假传高祖皇帝之命引太子建成、齐王元吉入宫,然后一举擒杀,其后又血战连场,在关陇门阀襄助之下诛杀太子建成之党羽,逆而篡取、登基为帝。

世人皆知“玄武门之变”乃是天策府众将不愿坐以待毙,遂劝谏李二陛下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但甚少有人知道,真正促使李二陛下下定决心的,乃是宫内传出的一条消息……

据闻当时高祖皇帝已经答允太子建成诛杀秦王、夷平秦王府之谏言,意欲永绝后患、彻底平灭朝堂之争端,以免帝国遭受内乱之荼毒。

新书阅读:华尔街纵情年代娘子是蛇妖相亲:开局要我帮还十万块我死前不是神三国:我扶曹昂上位半岛电影我做古籍修复得天道异常生物收藏图鉴穿成炮灰女配后,我把男主改造了!海贼枪典、

《天唐锦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