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一的神海,本是缩小得如同微尘,被这一拳,直接打得重新显化出来,变得直径数千里一般巨大。

从始至终,战斗只持续了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玄一早已是强弩之末,而张若尘却是全力以赴。

张若尘以无极神道收走了玄一体内的奥义,却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来不及细想,脸色忽的一变,抬头看去。

隐藏在暗处的精神力强者太可怕了,没有施展神术,但却调动了非常广阔一片星域中的所有力量。

对方不是跨越无尽空间发动的攻击,而是……就在幻灭星海,藏在某一处阴暗中。

可是,空间中,出现了干扰他精神意志的力量。他释放出去的剑魂和剑魄,难以和剑祖枯骨结合。

张若尘双手合十,浑身散发真理光华、佛芒、混沌气,菩提树随之显化出来,抵挡直入神魂的精神力攻击。

就在这时,血叶梧桐出现在虚无世界中,树体散发夺目的血光,暂时挡住了压下来的星空。

凤天站在夜土的一块大陆碎片上,第一时间通过血叶梧桐生出感应,目光望向远处的星海,轻哼道:“终于现身了!”

数亿里外的时空中,破旧的木船上,星海垂钓者道:“我去吧,这条大鱼是我钓的。”

却见,凤天化为一只五光十色的凤凰,展开一对美丽的羽翼,破开空间,先一步腾飞而去。

哪怕不断有一颗颗恒星撞入进夜土,但夜土的体积,却依旧在缩小。而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越来越强。

夜土释放出来的力量,不仅压碎了真实世界和虚无世界的屏障,也压碎真实世界和离恨天的屏障。

其中,有不少古之诸天和古之天尊的身影,他们有的已经夺舍成功,拥有了新身体。还有极少部分,是以残魂的形式,降临到这个时代。

修为没有恢复的羌沙克,自然不是石天和星海垂钓者的对手,不断败退,但脸上挂满笑容,道:“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你们阻挡不了!大家都曾生存在这个宇宙,你们当代修士,该退一退了!”

石天一指点出,刚刚降临到夜土中的古之诸天和古之天尊,爆碎了一片,足有七八位灰飞烟灭。

说到底,他们只是残魂,只是在一些有心人的帮助下,寻找到了新体,修为实力并不算太强。

当然若是给他们足够多的时间,以他们曾经的阅历,加上对世间诸道的感悟,很快就会成为绝顶强者。

他们降临到这个时代,为了尽快提升修为,必然会疯狂掠夺修炼资源,侵占各方势力现有的利益。

各个时代的古人,以乱古魔神为首,结盟到了一起,要和这个时代的诸神争地盘,争利益。

羌沙克道:“碲就要出世,谁都不可阻挡,你这个石族的族长该让位了!我们才是这个宇宙的统治者,你们这些后世小辈,该主动交出权利和资源,臣服于我们座下,帮助我们恢复修为才对。”

星海垂钓者道:“北泽长城一战,你们乱古魔神还没有吸取教训吗?就凭你们苟延残喘的几人,还想做这个时代宇宙的主宰?”

“北泽长城的血仇,你们人人都有份。碲将降临,半祖归来,宇宙格局必将随之改变。你们两个还是赶紧逃吧!”羌沙克道。

半祖又如何?沉寂了这么多年,力量必然处在虚弱的低谷,对石天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

不过,妖龛还没有出现,碲魂尚还在时间长河中,还需要继续等待。等待碲魂和妖龛,从过去降临到今世。

星海垂钓者和石天达成协议,先羌沙克,击杀从离恨天降临过来的古之残魂。

他舍弃了真身,舍弃了神源,舍弃了三十万年苦修的无量境界。只有一颗心脏逃走,包裹着精神力神心,带走了两成杀道奥义。

玄一已经感应到真身的神源破裂,眼神深沉,下定决心,要连本带利找张若尘和荒天讨回。

数万年,无论是集中修炼精神力,还是重修武道,都十分紧迫。必要拥有太白境的修为实力,才扛得住。

玄一从裂缝中走了进来,脸色沉冷,道:“让他打开阵法,为何不听从命令?你没有听到本尊的传音吗?”

殷元辰继续磨剑,道:“你竟需要动有精神力,才能打开这里的隐匿阵法。看来,你比我预想中要虚弱!”

殷元辰拿起手中的剑,道:“你还记得这柄剑吗?它是我父亲的佩剑……对了,我父亲,就是你的儿子。我怕你忘了,必须得提醒你一下。”

殷元辰陷入了深沉的回忆中,目光中含泪,又带有无穷的恨,笑道:“那一年,我才七岁,亲眼看见你杀死了他,将他的尸体扔进了蛊虫中。你知道,对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是噩梦,是一个数千年来都挥之不去的噩梦。你自然是不会懂的,若非我有利用价值,我也早已死在你手中。”

殷元辰牙齿紧咬,眼神逐渐锋锐,在车辀上站起身来,俯视一步步靠近过来的玄一,道:“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与此同时通天神道爆发,一棵通天神树衍化出来,挥劈了出去,将玄一打得向后飞退。

“你就这点实力了吗?你的第一击都杀不了我,那么注定今天死的将是你。将你的杀道奥义和天地之心神道都交给我吧,我来替你证杀道之祖。”

现在因为达到了神尊层次,战斗规模都太大了,为了方便大家有一个大概的概念,在这里,写几个宇宙中的距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