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具女尸的面貌都不一样,而且女尸无法被柴刀的诅咒蔓延,甚至被棺材钉钉住了之后也没不会消散……毫无疑问,每一具女尸都是一只厉鬼,柳三之前的猜测是真的,但还不仅仅如此。”

“鬼湖中的厉鬼如果真的只有一只的话,那么这些女尸绝对会被我一刀全部肢解了。”

杨间只能承受,无法抵挡,他只能利用鬼影的特性去等待时间慢慢恢复,活着利用鬼眼重启,并不是无限使用这件灵异武器的。

杨间开始明白鬼湖之中的鬼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了,为什么至始至终都没有露过面,为什么鬼湖之中的那口棺材里会是银子队长的样子,也是为什么沈林会被鬼湖侵蚀了。

一只湿漉漉的阴冷手掌抓住了杨间的手腕,仅仅只是触碰,血肉就在消融,化作了尸水不断的滴落下来,汇聚在了脚下的积水之中。

跌出去的女尸,浑身死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下子就失去了动静,但是这种失去平衡必死的诅咒对活人是致命的,但是对厉鬼却并不是如此。

惨白的皮肤变成了死灰之后,很快这种死灰的颜色又在慢慢的退散,只要再过片刻,必死的诅咒就会彻底的消失,到时候厉鬼又能恢复行动了。

“杨间,不对劲啊,女尸的数量似乎并没有减少,而且很多手段对女尸甚至都没有作用。”一旁冯全又建了一座新的老坟。

被埋下的女尸失去了动静,陷入了永久的沉睡之中,只要这坟土不扒开的话,相信这女尸将会一直在里面沉睡下去。

但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伴随着周围走廊,走道里的脚步声响起,又有新的女尸踩着积水,僵硬而又诡异的出现在了两个人附近。

“每一具女尸都是单独的厉鬼,但是女尸并不恐怖,只是接触之后身体会消融而已,暂时还没有其他的灵异手段,可即便是这样,靠数量的话也足以堆死我们。”杨间目光闪烁,他后退了好几步。

那女尸脑袋干瘪,头颅破裂,紧接着浑身惨白的皮肤变成了死灰色,然后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

然而杨间余光一撇,他看见第一具被必死诅咒触碰的女尸此刻却已经坐了起来了,扭动着僵硬的脖子,让那一双发白的眼睛看向了这边。

冯全道:“所以我们继续耗在这里是没用的了?就算是能清理掉这栋楼内的所有女尸,可鬼湖依旧没办法处理。”

“你要反过来想,如果这些鬼都是单独存在的,那么数量就绝对没办法无限制增加,它是有几个极限的。”杨间短暂的清扫了周围的女尸,然后缓了口气。

杨间道:“从接触鬼湖开始,鬼湖之中的鬼露过面没有?我进入过鬼湖两次,第一次打开湖底那口棺材的时候看见的是失踪许久的银子队长,第二次潜入鬼湖的时候厉鬼是其他女子的形象,第三次的时候是现在,所有的女尸相貌都不一样。”

“所以我有理由判断,鬼湖之中鬼根本就不存在,它只是一种灵异现象,一开始失踪的银子也好,其他的女尸也好,都只是被鬼湖入侵的对象。”

周围倒在积水之中的女尸又抽动了起来,刚才坐起来的女尸则是再次站了起来,然后向着杨间和冯全两个人靠近。

每当以为清空了的时候,新的脚步声又从四面八方响起,然后阴冷的女尸再次填补了周围的数量。

虽然现在冯全还可以动用灵异力量,可这样耗下去的话,哪怕驾驭了三只鬼的他也要被耗死。

“鬼湖是入侵活人的厉鬼,所以它入侵了女尸,女尸就变成了厉鬼?是这个道理么。”冯全道。

“对,就是这个道理,至于为什么选择女尸,而不是男尸我暂时还不知道原因。”

杨间道:“可这不是最让人感到绝望的,最绝望的是厉鬼每一次入侵袭击驭鬼者就会从驭鬼者那里学习一种灵异力量,并且其他的女尸也能拥有,只是这种能力应该是比较弱的,无法媲美拥有者。”

入侵活人之后,活人的身体会消融,融化成一滩积水,然后汇聚在鬼湖之中,当那个人再次再鬼湖之中出现的时候,那个人就不再是人了,而是真正的厉鬼,成为鬼湖的一部分,拥有了厉鬼的特性。

至于为什么杀人规律是闭上眼睛接触灵异湖水就会被拉进鬼湖之中,这只怕是和以前死在这里的驭鬼者有关系。

肯定是有倒霉蛋被鬼湖袭击了,自己死了不说,还被窃取了所谓闭眼杀人的灵异规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鬼湖就还存在另外一个隐形的杀人规律,如果找到的话,虽然无法对付鬼湖中的厉鬼,至少不会被鬼盯上了。”杨间脑子在快速的思考着。

无法被关押,无法被限制,唯一的缺点就是杀人不够恐怖,队长们还顶得住,可要是哪天鬼湖中的厉鬼成长突破了这一界限,那么他面对的就不再是几十具女尸了,而是几十只s级的厉鬼。

“杨间,现在分析的再多也没有用,必须想新的办法对抗,不能继续耗下去,你之前在船上的时候不是说窃取了鬼湖的灵异力量么,如果鬼湖可以做到的事情那么按理说你也可以啊。”冯全说道。

冯全的话提醒了杨间,他猛地想起来了自己还窃取了鬼湖的灵异力量,如果鬼湖可以通过入侵活人,让活人变成厉鬼的话,那么自己应该也可以啊。

杨间说完将一枚戒指丢给了冯全:“撑不住了就戴上它,只要周围厉鬼的数量越多,你就越不容易被发现。”

“好,几分钟我肯定没有问题。”冯全也很有信心,他不觉得这种情况之下自己撑不住几分钟。

曹洋此刻面无表情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在他的周围所有的女尸都僵住不动了,只是睁着空洞的眼睛,看向了他,但是却没有其他任何的行动。

但凡比曹洋高的人亦或者厉鬼都会被这厉鬼压在身上,一旦无法承受就会被直接压死。

“只能压制的它们失去行动的能力,而且限制的时间还不能太久,我可耗不起,想办法将这些东西装起来。”曹洋此刻从身上摸出了一个老旧的皮质的袋子。

其实这不是一个人皮口袋,而是一个人皮灯笼,和李军的鬼火是同一件灵异物品。

但是灯笼内的鬼火被王小明取走了,造就了李军这么一个驭鬼者,剩下的人皮灯笼只能被加工成一个人皮口袋了。

人皮口袋鼓鼓的,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时不时的出现了手印,脚印,甚至是人脸的轮廓。

曹洋不说话,他来到了一具女尸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拉开人皮口袋套在了女尸的头上。

手臂有的腐烂,有的冰冷,有的枯瘦,有的稚嫩……装在人皮口袋的厉鬼都挣扎的想要出来,看的人毛骨悚然。

女尸被吞没之后,从口袋里伸出的可怕手臂却并未收回去,那些手臂挥舞,抓住周围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试图让自身挣扎逃出来。

曹洋盯着这个危险的人皮口袋,他只是拉紧了口子,利用这个机会将附近无法动弹的女尸,全部都装了进去。

但是做完这一切之后,厉鬼还在挣扎的想要出来,曹洋甚至已经看见了有半个脑袋已经钻出口袋了。

“没有鬼火的情况之下,这人口灯笼内的厉鬼随时都有逃出来的可能,是一件很危险的东西,但李军使用鬼火也不是无限制了,所以他也不适合这玩意。”曹洋看着那些厉鬼的手臂收回,又迅速的扎紧了口袋。

清理完了这栋楼之后,曹洋又瞥了一眼其他的地方:“怎么回事?他们处理的速度怎么这么慢,杨间居然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冯全在那里,柳三到底在做什么,他竟然在制作新的纸人?”

李军最先清除那栋大楼内的女尸,杨间不在,冯全效率太慢了,柳三更是有些悠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